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五十三章 云动
    从太傅府离去,朱儁马不停蹄的朝着太尉杨府的方向过去。

    太尉府同属三公府邸,但是杨彪的住所却是不在太尉府中,而是在城南,稍稍靠近太学的府邸之中。

    紧挨洛水,周围杨柳依依,府门幽闭,但却显出气派,隔着洛水远眺对面的庠序太学。

    换在后世,这也算是学区房了。

    朱儁造访,虽是太尉,但一直不在太尉府的杨彪马上是出来相迎。

    虽然说弘农杨氏的威望不低,但是朱儁戎马半生,在天下中的声望都是少有人能比的,便是弘农杨氏出身的杨彪,已经是三公了,但对于朱儁也不敢见都不见。

    但...

    对杨彪来了,他见朱儁是因为尊重朱儁,但是朱儁要杨彪站出来,再直面对付董卓一次。

    杨彪脸上只好露出我很抱歉的表情出来。

    “君侯,你也知晓,如今朝堂如此,老夫想要休养生息,这种事情...我实在是爱莫能助。”

    朱儁眉头一皱,脸上露出难色出来。

    “只是今日,太尉仗义执言...彰显家门风范,不愧为我大汉高门,君世食汉禄,此等为国为民之事,理应不该拒绝。”

    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换做是别人,恐怕会顾忌自己与家族的脸面,被朱儁所激。

    但杨彪看得很清楚。

    他弘农杨氏虽然是可以比肩汝南袁氏的高门大族,家中也有不少的门生。

    但是比之汝南袁氏,只是在名声上相差不多而已,在实力上,他弘农杨氏是远远不如汝南袁氏的。

    是故袁隗敢直接与董卓作对,言语讥讽,董卓虽然愤怒,但却不敢拿袁隗如何。

    若换做是他弘农杨氏...结局尚未可知。

    现在董卓据有雄兵,是故他可以在雒阳为所欲为。

    但他弘农杨氏...只是空有声名而已。

    董卓要杀他,只是一句话。

    虽然最后结果对董卓是大不利的。

    但对他弘农杨氏来说...是身死族灭啊!

    这个险,他是不想冒的。

    “朱公,实不相瞒,非是我不想为那吕公明说话,实在是我也是无能为力,这样,若你能引来诸公上殿,我混入其中,也不是不可。”

    话到这里,也是说明了。

    他杨彪不想做那只出头鸟。

    “如此也可。”

    朱儁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只是....

    若是杨彪与袁隗一起出动,那此事必成。

    而且...

    看太傅袁隗的态度,对此事也尚且暧昧。

    这朝中诸公能不能聚起来...朱儁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的。

    但是...

    你不去试,便永远都不会成功。

    朱儁眼神坚定的朝着下一家走去了。

    凭他朱儁的脸面,他还不信救不出吕煜那小子了!

    .....

    朱儁离开之后,杨彪转身回府。

    天色已经是不早了,他准备挑灯温书之后便睡下。

    但是想到杨修,心中又有些不放心,还是朝着杨修的房间走去。

    此时杨修房间灯火通明,门口有两个家奴把守。

    开门。

    杨彪马上是看到被五花大绑住的杨修。

    “你这个痴儿,这几日便好好呆在此处,不要走动,要吃要喝,都有人送来,你来雒阳之后,嚣张跋扈,平日里做些其他事情便也就算了,但这次的事情,你万万不可掺和,这是事关家族存亡的事情。”

    杨彪一脸严肃的说教着杨修。

    后者虽然是被五花大绑起来了,但嘴没有封起来,尚且能说话。

    “父亲,我们弘农杨氏在天下间富有声望,人家汝南袁氏敢与董卓作对,父亲又何必如此唯唯诺诺,白白被人取笑了去。”

    “你懂什么!”

    杨彪将杨修脸上露出无所谓的表情,厉声呵斥。

    “董卓要杀你,要杀我,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像他那种疯子,可不会顾忌后果,为父已经是想好了,过几日我将你送回弘农老家,这雒阳,不是久待之地,而且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

    “那父亲可要救吕煜?”

    杨彪看着杨修。

    他对自己这个儿子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现在要是不给他个说法,这个事情恐怕是完不了的。

    都怪我平时太宠溺了,现在要教,反而是教不了了。

    等回了弘农...

    再好好教训这小子。

    杨彪心中打定主意,对着杨修说道:“吕公明乃是仁义之士,他此番虽然稍有犯错,但是毕竟占据大义,我弘农杨氏也是世食汉禄,在此事上自然也不会落下后腿的,况且,之前我便在言语上与董卓作对了,也不差这一次了。”

    “可是?”

    “为父何时与你说过假话?”

    何时?

    可有好多时候。

    杨修将信将疑,点头说道:“那我这次相信父亲。”

    什么叫这一次相信...

    这狂儿,确实是缺乏管教...慈母多败儿,这要再加上慈父...这就不是败儿了,这是要败家了。

    “你便好好待在此处,外面的事情,为父会来做。”

    “好。”

    安抚完杨修之后,杨彪也走出房间,示意让家奴看守要房间。

    “修儿要是逃出来了,你们二人便也别待在杨家了。”

    “是。”

    这要是被赶出杨家,这就不是失去工作的事情了,这可能还要丢掉性命。

    他们的身契,现在可都是在弘农杨氏手中的啊!

    杨彪离去之后,房间里面被五花大绑的杨修撇了撇嘴。

    杨彪了解杨修,但杨修何尝不了解杨彪这个父亲。

    援救吕师的事情....

    恐怕父亲只是糊弄我的。

    父亲谨慎惯了,今日与董卓作对,恐怕是因为他。

    我弘农杨氏,家传《欧阳尚书》,天下间富有声名,且我杨家世食汉禄,吕师的事情,父亲不管,我这个做儿子的不能不管。

    想着,杨修细细打量窗外,确定杨彪已经远离之后,才发出一声冷哼。

    要想将我杨修困在这方寸之地...

    嘿嘿。

    可没那么容易。

    杨修此时像毛毛虫一般蠕动,将玉枕移开,从被褥下面费劲浑身解数,才让手拿到提前让书童放好的短刀。

    接下来,就是割绳子的事情了。

    .......

    夜晚。

    皇宫的风很是喧嚣。

    呼呼呼~

    吹到屋檐,吹起后宫的古树上,发出如鬼魅嚎叫的声音。

    太傅袁隗已经是离去了。

    但皇帝刘协还没有休息。

    此时他也不是独自一人。

    在他身前,还有一人------荀攸。

    黄门侍郎荀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