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五十二章 报答
    “又是吕煜...朱公,这吕煜的名字,我今日是听得耳朵都快要生茧了。你与我说说,这吕煜,到底何许人也?”

    被袁隗问了这个问题,朱儁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了。

    他心中还是只自得颇多的。

    我这个徒弟,当然不是一般人了。

    “吕煜我也是才认识几日,起初是因为一首诗相识的。”

    “一首诗?”

    “不错。”

    朱儁马上将吕煜的言志诗说了出来。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袁隗喃喃自语,像是沉浸在那种意境之中,良久之后,他才说道:“好诗,有志气,那吕煜敢在董卓面前呵斥,配得上这首诗,敢死之人,清白之人,当之无愧。”

    对于诗词,袁隗也算是有些了解的。

    这首诗虽然是七言,与寻常五言有很大的差别,但是现在读起来,却是没有多少突兀的感觉。

    反而有一种诗就是这样的感觉。

    “今日我来,便是想求太傅在董公面前保下吕煜,吕煜虽然在寒衣节祭祀大典之上出言不逊,但他确实是我大汉忠臣,心心念念为社稷着想,为天下着想,犯下的错,不过是言语过激了一些,但年轻气盛,谁没有犯过错误?”

    区区三言两语,便是将范平的死轻轻略过,让吕煜的罪责,变得微不可闻。

    袁隗听完朱儁的话,并没有马上做出答复,而是看着身前的酒樽,缓缓的饮下一樽热酒。

    再夹了一块炙烤好的肉片,放在嘴中轻轻咀嚼。

    片刻之后,他像是思考好了一般,问道:“这个吕煜,与朱公可有关系?”

    朱儁想了一下,说道:“他是我弟子。”

    弟子?

    袁隗愣了一下。

    “朱公收徒,此事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还未收他为徒,没有这寒衣节的祭祀大典,恐怕他已经是归于我门下了。”

    “原来如此。”袁隗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出来。

    “朱公对吕煜做过的事情...或许不太了解,司空董卓是大怒,司徒王允,太尉杨彪,加上议郎蔡邕,中郎将吕布,四个人前去相劝,都没能将吕煜从董卓手中救下来,只是换成了入雒阳狱,但你我都知晓,入雒阳狱,与其说好似董卓的妥协,更不如说是董卓不想在明面上杀了吕煜,而想要在暗地里了结了吕煜的性命。”

    说完之后,袁隗摆了摆手。

    “我也想要援救吕煜,他这般忠君报国,置生死于度外,我亦是很欣赏。不过...此事已经是到了不可为的地步了。”

    若非他去见了王允,知晓袁隗的态度,说不定就被他方才这一番话给骗了。

    “吕煜只是入狱,在董卓还没有下手之前,事情便可为之,我便是有一个好办法。”

    袁隗眉头一挑,说道:“愿闻其详。”

    “那便是以势压人,董卓猖獗是猖獗,但只要朝堂诸公施压,便是董卓,也得后退,他必不敢杀吕煜。”

    以势压人?

    袁隗轻轻摇头。

    “董卓现在连我这个太傅都不放在眼里,还会将谁放在眼里?况且,朝中诸公与吕煜并不相识,谁会为不相识之人,与董卓作对?”

    朱儁知晓袁隗说的是实话。

    但...实话有时候是不完全对的。

    “若此事是别的事情,朝中臣公自然不会出手援助,但此事是为我大汉国家社稷,是让忠志之士可以尽心报国,让天下义士不至于寒心,这是诸公要维护的东西,只要有太傅带头,他们自然也愿意向前站出一步。”

    若我带头...或许真的可行。

    但是...

    我为什么要去救吕煜呢?

    对他来说,死掉的吕煜比活着的吕煜更加有用。

    “此事...我当真难以援手,董卓虽然是我袁氏门生,但他翅膀早已经硬了,已经不是我能够指使的了,我即便是带头,朝中诸公也少有出头者。”

    枪打出头鸟。

    这越先站出来的人,自然便越会受到董卓的记恨了。

    袁隗自诩不怕董卓,但也不至于真的要撞到枪口上去。

    “当年在镇压黄巾之事,曾经救过你袁氏子弟,太傅一直说要报答,我觉得今日便是时机。”

    朱儁也是直接坦白了。

    用我汝南袁氏的大恩,就为了保住吕煜?

    袁隗陷入深思之中。

    在这个时候朱儁也是没有着急,这点思索的时间,他还是要给袁隗的。

    许久...

    朱儁都已经喝了两樽酒了,袁隗终于开口。

    “朱公救我汝南袁氏子弟,原本是大恩,换做是任何事情,我都会报答,但如今吕煜的事情...君侯何必浪费如此大好机会,便是要为后代谋划,亦或者说再进一步...”

    朱儁重重点头。

    “我戎马半生,对权势这种东西还是看得开的,汝南袁氏的报答,自然厚重,但是如今我已经是决定要太傅援救吕煜。”

    袁隗看着朱儁一脸坚定的模样,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也只能点头了。

    “也罢。既然朱公已经下了决定,我自然尊重,明日,明日我便找寻诸公,为救援吕煜的事情谋划。”

    明日?

    朱儁马上就听出了袁隗是要拖延时间。

    “太傅,时不我待,不如今晚便召见,我同你一起。”

    “嗯?”

    袁隗眉头微皱,反问道:“朱公以为我袁隗答应了事情,会毁约?我汝南袁氏的信誉,不止于此。”

    “这...”

    袁隗话都已经是说到这份上,朱儁要是再继续说,那便是不尊重袁隗,不尊重汝南袁氏了。

    “我也相信汝南袁氏,也相信太傅是言出必行之人,不会故意拖延时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是自然的。”

    袁隗面色如常,端起自己的酒樽,对着朱儁做敬酒状。

    “朱公,吕煜的事情暂先放一杯,今日晚宴,菜可还没有吃几口呢。”

    朱儁端起酒樽,与袁隗对饮一樽。

    一樽酒一口饮下,朱儁擦拭着嘴角的酒渍,说道:“事情紧急,还请太傅早些召见诸公,我还要去见太尉,便不久留了。”

    “这...也罢。”

    袁隗起身,对着朱儁行礼。

    “我来送送朱公。”

    袁隗将朱儁送出府邸,看着朱儁车辇远去的方向,后者轻轻叹了一口气。

    朱儁对我汝南袁氏有恩。

    可惜……

    唉~

    袁隗摇了摇头,转身回府了。

    吕煜的事情...他原本是不想管的,甚至是想要推波助澜。

    但...

    吕煜有一个好师傅。

    世间的事情,有时候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