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九章 后手
    外面是白日,但是在雒阳狱中,却如同黑夜一般。

    牢房的味道也非常古怪,是雨后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

    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

    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

    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在这里久关着的人,可能不少已经被逼疯了。

    几缕残阳照在窗口,留下一道光痕,马上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在残破的泥墙上泛不起一丝涟漪,惨叫声,恶臭,是雒阳狱永恒不变的主题。

    吕煜被关押在雒阳狱最深处的监牢中。

    关押在此处的,都是一辈子出不去的罪犯,亦或者是说隔几日便是要被问斩的。

    碰~

    牢门关闭,系上铁链。

    李儒在闪烁的灯火的映照下,脸色有些可怖,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修罗一般。

    “吕煜...你不会以为被关押在雒阳狱中,还有生机?”

    雒阳狱环境虽然恶劣,李儒的表情在灯火的映射下也很是恐怖,但吕煜远没有到崩溃或者说是胆怯的程度。

    “人生自古谁无死,太史公也曾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博士若觉得凭借只言片语能让我恐惧,那便是小看了我吕煜。”

    “呵呵。”

    李儒冷笑两声,说道:“我知晓你是真的不怕死,但有时候,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在雒阳狱中,死有时候对你来说是奢求,听听那些惨叫声。”

    啊啊啊~

    啪啪啪~

    隔壁行刑鞭笞的声音很是响亮。

    “你以为,死是一刀的事情?你想要和那个被你枭首的太学生一般死,对你来说,已经是奢望了,我对行刑并不擅长,但我也知道他们的几个刑罚,用蘸水的皮鞭抽人,会在让人倍感疼痛,带有倒钩的铁鞭,只需三两下,你这具白净的身体,便马上会血肉模糊,到时候,你想死,想睡,便是跪下来求,都是做不到的了。”

    李儒自认为说得已经很恐怖了,但是吕煜脸上非常没有惧色,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了。

    “仅仅如此,我何惧之有,死我都不怕,怕这些?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

    论起刑罚的恐怖。

    吕后的人彘刑罚绝对是排的上号的。

    后面,朱元璋的剥皮实草,还有凌迟处死,比这些鞭刑都要恐怖得多。

    这李儒要想吓他,不搞出真东西,仅仅是凭借只言片语,他自然是不会害怕的。

    “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哼,待我去找董公述职,便派西凉好手过来行刑,我倒是要看看,你吕公明的身子,当真如你的嘴一般有骨气。”

    李儒知晓他现在是说不动吕煜的,再待在此处,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他转身便要离开。

    “李儒留步。”

    他要走,不想在这个时候,吕煜却是叫住了他。

    呵呵。

    前面说得这般有骨气,现在还不是怕了?

    李儒脸上点缀着自信的表情出来。

    他便是知晓,面对刑罚,很少人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他自己做不到,这个吕公明便更加做不到了。

    “如何?怕了?我给你指条明路,只要你现在手书一封悔过信,致书天下,言之今日在祭祀大典上所言皆是污蔑,再对董公跪拜致歉,留你一条性命,倒也不是不可以。”

    “呵呵,李儒,你误会了,我要你留下来,是想要奉劝你一句的。”

    奉劝我?

    李儒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

    “奉劝我?”

    “你也饱读诗书,明经懂礼,也知晓天下大势,知晓善恶分明,不如我现在也给你指条明路,好生规劝董卓,辅佐陛下,让其以贤臣自我要求,颁布诏令让天下休养生息,罪己以安天下士人之心,尚还有救,如若不然,死在旦暮,你作为谋臣,也难逃一死。”

    “你~”

    呼~

    李儒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倒是有心情担忧我,不如担忧担忧你自己罢。”

    说完,李儒直接甩袖离去。

    吕煜看着李儒的背影,眼神闪烁。

    从雒阳狱到董卓的司空府,再从董卓的司空府到雒阳狱,加之交谈耗费的时间。

    亦或者要加上吃个晚餐的时间。

    吕煜匆匆计算一下。

    他的时间,恐怕只有几个时辰不到。

    而王生便是要利用这几个时辰的时间,做到自救。

    单靠他一个人的声音,太小了,靠王允,靠吕布的声音,三个人合起来也太小了。

    靠那几百个太学生的声音,也太小了。

    但如果一万多名太学生的声音,够不够大?

    若加上朝中诸公的声音。

    够不够大?

    再加上皇帝的声音,够不够大?

    这几个时辰,就是造势的时间。

    吕煜现在身在雒阳狱,不能动弹分毫,但是他的后手,却是早已经准备好了。

    .....

    王宁郑及皆是吕煜的心腹。

    同样是吕煜心腹的郝昭,却是不在客房,也没有跟随吕煜到洛阳北郊。

    他此刻在钱塘侯府中。

    也就是在朱儁府中。

    “这是吕煜那小子要你给我的?”

    郝昭轻轻点头。

    “主公要我给你的。”

    朱儁今日带着伍琼去雒阳北郊,原本是准备救人的。

    但一听吕煜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也没有立刻下手,而是准备缓一手。

    在郝昭没来之前,他已经是准备劫狱了。

    现在看来...

    那小子也不是愚笨之人,让面前这个汉子送信过来。

    今日的事情,应该也不是拍拍屁股就决定的。

    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这小子再给你信件的时候,可有说什么话?”

    说什么话?

    郝昭努力回忆,最后说道:“主公说将这封信交到朱公手中,就好了,并没有其他的吩咐。”

    希望这封信真的是那小子准备的后手。

    当然...

    朱儁接过信封,心中暗自祈祷,这即便不是那小子的后手,最好也不要是交代后事的信。

    若真是后者,恐怕那小子已经是随时准备赴死了。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朱儁将信奉打开。

    看了前面几行,朱儁的眼睛就亮起来了。

    “看来这小子真的是准备了后手...只是...”

    朱儁脸上露出难色出来。

    “造势固然可行,但我朱儁在朝中虽然有威望,但远不够让所有朝臣都起来为吕煜那小子求情的地步,即便那小子做的事情占据了大义,但朝中诸公,大多已经被董卓吓破了胆了,敢直面董卓的人,反而没剩下几个。”

    吕煜的方法,在朱儁看来是可行的。

    但是要他来做...

    太难了。

    他是武将,并非文臣,更不是高门之后。

    如今在这个朝堂上,有两个人能做到此事。

    太傅袁隗与太尉杨彪。

    此二人有名望,最关键的是,汝南袁氏与弘农杨氏,在朝野之中有门生故吏无数。

    但...

    他们可愿意援手?

    朱儁心中存疑。

    不过...

    吕煜那小子既然将自己的性命托付在他这个老朽身上,这事情..他必然拼尽全力。

    况且,今日的事情发生之后,朱儁便越发看重吕煜了。

    这个徒弟...

    他是非收不可的!

    1603382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