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八章 吕煜的下属们
    接下来,父子两人在堂中细细商议司马家的后路问题。

    很快,两人就达成了共识。

    “如今天下尚且安定,温县老家在河内郡,河内郡与京城相邻,董卓与关东起兵群雄之间的战火一定会波及于此,这里将会成为战乱频繁之地,趁道路尚通之时,先到黎阳投靠统领兵马的乡里姻亲赵威孙,之后再看天下局势,再做打算。”

    司马朗重重点头。

    “这雒阳确实不是久留之地,今日之后,我便准备资财,马车,书籍,三日内离开雒阳。”

    “太迟了,三日太久了。”

    司马防重重摇头。

    “三日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若我们真的帮手了,恐怕董卓当天便会将我们抓起来,所以,今日你便带着孚儿、懿儿他们离开雒阳,记得,不用带资财,带上三日粮草即可,先到温县老家,三日之内搬到黎阳。”

    “这...”

    司马朗之前可没有意识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要如此着急?”

    “若带上那些繁重的事物,你们一日走不出二十里,而董卓只需要派一小支骑兵,便可以将你们追回来,为父今日再教你一个道理:不要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切记。”

    司马朗重重点头。

    “孩儿明白了。”

    “吕煜的事情,我会去吩咐狱吏的,雒阳狱中,也有不少人是受过我恩惠的人,要他们帮手,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只是...若是强行将吕煜救出来,他们的安危,便不是我能保得下的了。”

    便是他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更别说是那些胥吏了。

    司马朗很快回到府上,马不停蹄。

    “二位,我父亲已经是同意了,不过...援手此事之后,我司马家也不能留在雒阳了,今日我便要启辰回温县老家了,之后的事情,我父亲会直接与二位交接。”

    司马朗将他在雒阳府衙与司马防商谈的事情简略的与荀攸郑泰二人说了一下。

    “此事确实是我等有求与司马家,害的司马家如此,我等心中也过意不去,放心,司马家日后若是有所求,我荀攸只要是帮得上忙,便一定会帮。”

    郑泰也在后面应和。

    “若将来有事我也力所能及,我便也会援手。”

    司马家为了救援吕煜,肯定是会受损的。

    而荀攸与郑泰的承诺,也可以说是对司马家的补偿。

    荀攸身后有颍川荀氏,是人才辈出的颍川士族。

    而郑泰也是大族之后,在荥阳地界,郑家也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有这两人的承诺,即便是司马家只剩下几个人,也可以再次兴盛起来。

    “吕公明乃是大汉忠臣,他敢为汉室说话,我等世食汉禄,自然也要为汉室做些事情,至于说受损,为国家社稷着想,我等的性命,又何足道哉?”

    “伯达果是深明大义。”

    荀攸不住的称赞。

    “我父亲在日落之前会回来,他已经是吩咐狱吏了,但具体的事情,恐怕还是要等我父亲回来再商议。”

    只要还没入夜。

    一切都还好说。

    不过...

    速度自然是要越快越好的了。

    越快,吕煜的性命便越得到保障。

    .....

    另外一边。

    司徒府。

    王允人没回来,但是派了奴仆到客房,通知王宁郑及两人吕煜被押入狱的消息。

    刹那间,王宁便已经是分寸大失。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王宁整个人已经慌了,喃喃自语。

    “前面李雄身为雒阳富豪,便面对区区吕布部将郝萌,便无能为力,还得依靠主公从中周旋,不然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主公得罪的是董卓,董卓可是连皇帝太后都敢杀的人,现在主公得罪了他,岂会有活路,我等也没有活路,我没有活路不要紧,我小妹怎么办?我王家怎么办?”

    说完,王宁整个人已经是瘫倒在地了。

    头四十五度望天,已经是变成了咸鱼的模样。

    “莫要慌张。”

    郑及虽然也有些惊慌,但是惊慌之后,他倒没有直接绝望。

    毕竟他见过的世面比王宁多得多,读过的书也比王宁多得多。

    这世面见得多了,遇到今日的事情,自然也不会烦扰了。

    而书中看到的故事,有比吕煜现在更加危急的,但经过众人之力,也化险为夷了。

    是故郑及很快便镇定起来了。

    “王司徒没有将话说明白,我等也不知晓事情始末...”

    郑及想了一下,说道:“我去见我兄长,他对董卓的事情最是上心,这次雒阳北郊的寒衣节祭祀大典他也去了,在他那里应该可以了解到更多的讯息,你先在此处等候消息,我去去就回。”

    说完,他正准备离开,但是见到王宁这幅模样,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此事未知之前,便都还有希望,主公只是入狱了,而非是身死,我等便不能放弃,你是主公心腹,现在更应该振作起来,想尽一切办法援救主公,而不是坐在此处怨天尤人,我话已至此。”

    话说到这份上,郑及也觉得自己说得够多了。

    他直接离开司徒府。

    王宁看着郑及的背影,原本无神的眼睛也是重新显出光彩来了。

    郑及说得对!

    王宁将脸上的眼泪鼻涕擦了擦,站了起来。

    “主公只是入狱,又没有死,入狱...大不了把主公劫出来,但我在雒阳...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对了!”

    王宁眼睛微亮。

    李雄!

    他受过主公恩惠,现在见到主公受难,岂能不救?

    况且...

    听着管事的话,主公是为汉室,为天下人去怒斥董卓。

    主公是大汉忠臣,是大汉功臣!

    这样一来,李雄更不敢不救了。

    对!

    就是这样的!

    王宁想明白之后,便也有了主见了。

    “主公,我王宁一定要把你救出来!”

    吕煜早就成了王家的依靠,现在若是吕煜折在了雒阳,他王家势必衰退。

    更何况,还因为吕煜得罪了河南尹的郎君...

    所以...

    “主公,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

    在另外一边,王允从董卓府邸中出来,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了。

    吕公明...这次看来是彻底的将董卓惹怒了,便是他,便是蔡邕,便是杨彪下场了都没有说动。

    现在吕煜在狱中...

    若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形,那便真的只能劫狱了。

    但劫了狱,便不能求官了。

    王允相信这是吕煜接受不了的事情,也是他接受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