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七章 司马谋后路
    众人坐定。

    奴仆也是匆匆准备好火盆热酒。

    再上了几盘点心。

    这点心当然是好看的,热酒也是开始飘香了。

    但荀攸与郑泰的心思都不在这里。

    “伯达,今日在洛阳北郊寒衣节祭祀大典上发生的事情,恐怕你还是不知道的罢?”

    寒衣节祭祀大典?

    司马朗轻轻点头。

    “我只知道董卓为这个寒衣节的祭祀大典,费了不少的心思,搞出了不小的声势,但具体做什么,我不清楚,至于发生的事情...那边的祭祀大典,现在恐怕还没有结束罢?”

    司马朗是司马防的长子,因为是家中长子的原因,他很早就接触家族中的事务了。

    加之司马防在外事务繁忙,这教育诸弟的事情,都是他来做的。

    是故司马朗十分早熟与内敛,尤其是要给诸位弟弟做出榜样,对自己的言行举止都是严格要求的。

    你从司马朗待客,坐姿,礼仪,都挑不出任何毛病出来。

    如同教科书一般。

    “祭祀大典上的事情,怕是会震动天下。”

    震动天下?

    司马朗眉头一挑。

    “敢请明言。”

    荀攸叹了一口气,说道:“实不相瞒,这个寒衣节的祭祀大典,其实就是董卓想要进位相国作秀而已,董卓现在已经是不满足于他的司空之位,想要更进一步...”

    “董贼不除...我皇汉难起。”

    司马朗脸色非常难看。

    所谓之主辱臣死,他现在是大汉的忠臣,世食汉禄,现在看到董卓凌驾于皇帝之上,这不仅仅是汉室丢脸,更是朝着他的胸口狠狠的扎刀。

    “不过这寒衣节的祭祀大典也并没有顺利的进行下去,在董卓即将进位相国的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怒斥董卓,言道狼心狗肺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一番话也是将董卓驳斥得无法反驳,以至于让董卓无脸在祭祀大典之上进位相国。”

    “居然有这种敢死之士!此是何人?”

    司马朗脸上顿时露出敬佩仰慕的表情出来。

    “此人之前名不见经传,乃是陈留吕煜吕公明,但我与他相见几次,便知晓他不是池中之物,如今做出这般事情,也是理所应当,只是...吕公明如今下狱,我等必得相救,如此敢死之士,若是死在雒阳狱中,不仅日后无人再敢反董,便是我等这种世食汉禄之人,也无颜面对汉室先皇帝。”

    “原是如此。”

    听到这里,司马朗也明白荀攸郑泰两人来此地的原因了。

    “这个吕公明敢为我汉室驳斥董卓,我等也不能寒了天下人的心,不管我父亲如何说,此事我司马家先应下了,不过我父亲现在在府衙之中,恐怕...”

    荀攸可不敢真将此事完全交给司马朗。

    不见过司马防,他心中是不放心的。

    “府衙不过里许,还请伯达遣一奴仆告知,此事事关重大。”

    “也罢。”

    司马朗起身,说道:“既然此事是要秘密进行的,要我父亲在这个时候回来,太突兀了,不如二位在此处稍候,我去府衙,将二位的话与我父亲再说一遍。”

    “这...”

    荀攸稍稍迟疑。

    “方才公达的话,有近百言,你去说,恐怕不能完全表达出话语的意思来,不如让公达跟着你去。”

    “方才公达兄的话,我已经是全部记住了。”司马朗轻轻笑了笑,将荀攸方才的话复述一遍,不说字字相等,但意思已经是全部说明白了。

    见到司马朗如此,郑泰轻轻点头。

    “那便有劳伯达了。”

    “此事着急,我速去速回。”

    司马朗也不废话。

    直接起身,从府后牵出一匹黑马,一跃而上,便消失在府门之前了。

    “这司马家的人,各个都不凡。”郑泰在一边感叹道。

    荀攸深以为然的点头。

    “司马防教子有方,司马家不愧是底蕴深厚。”

    ....

    另外一边,司马朗很快到了府衙,告知胥吏之后,也马上在府衙中见到了司马防。

    此时司马防一身官袍在身,在处理着事务,身后还有主簿侍从在一边侍立。

    “朗儿,今日怎来府衙,有事?”

    司马朗对着司马防行了一礼,说道:“父亲,家里有要紧事,不便与外人听去。”

    在司马防身边,主簿胥吏对视一眼,都很识趣,纷纷告退。

    “县尊,我等便先告辞了。”

    司马防轻轻点头。

    片刻之后,堂中便只剩下司马防与司马朗父子两人了。

    “家中有何事情,居然如此见不得人?”

    “父亲,不是家里事,是国家社稷之事。”

    国家社稷?

    司马防坐不住了。

    他从案牍之后起身,走到司马朗身前,特意压低了音调问道:“社稷?”

    司马朗小声的将荀攸郑泰拜访的事情,加上洛阳北郊寒衣节祭祀大典的事情说了一下。

    “原来是如此。”

    司马防点了点头,眼中无神,显然正在吸收司马朗说出来的信息,并且衡量利弊,脑中仿佛是在经历天人交战。

    片刻后,司马防也回过神来了。

    “你已经与荀公达承诺了?”

    “此事只要是汉臣,都要为之,我相信父亲也会答应的。”

    若站在汉臣的角度上,便是身死族灭,肯定也是要答应的。

    但是...

    若是站在司马家的角度上,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上...

    司马防则想要当荀攸从来没有来过。

    “我自然想要答应,但是...朗儿,你可想过此间事情做了之后,与我们司马家来说,会如何?”

    司马朗愣了一下,马上说道:“我自然知晓。”

    “那还要做?”

    司马防直视司马朗。

    “还要做。”

    司马朗重重点头。

    “父亲之前是如何教孩儿的,孩儿都奉为平时的行事准则,孩儿也都是这般教育诸弟弟,难道有人将刀架在脖子上,便要改变自己的准则,便忘记自己之前读过的圣贤书?”

    “自然不是...但...唉~”

    司马防轻轻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复杂到了极点。

    他现在心中既是有自得,又是担忧。

    自得,自然是他教出了好儿子。

    但担忧...

    则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书中一般的君子。

    这个世界是个大染缸,你进来之后,便不是纯白色的了。

    而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太单纯了一些。

    “父亲...难道不答应?”司马朗心中有些担忧,眼睛也是直直的看着父亲司马防。

    “身为汉臣,自然要答应,但是...也该为我司马家谋求一下后路,这董卓,不是可以跟随的人,我们司马家越早离开他,越好。”

    司马防早就看出董卓不长久了。

    这谋划后路,没有这件事,他也要开始准备了。

    不过荀攸郑泰的到来,更像是一个催化剂,让他不得不提早做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