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五章 刺杀未成
    “长文,你为何要让李儒将吕师带走?莫非你不知道这人入了雒阳狱,不死都要掉层皮,现在还有李儒跟随,吕师说不定是死在雒阳狱中我们都不知晓。”

    陈群看着杨修焦急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我岂是不知道这一点?”

    “既然知道这一点,当时就应该阻止李儒才是,我们太学一万多人,可不怕他董卓!”

    “现在董卓好事被吕公明毁了,正在气头上,我们在这个时候顶上去,以董卓的性情,怕真敢对我们动手,况且...我既然让李儒将吕煜带走,便是有援救吕煜的把握的。”

    可救吕师?

    杨修整个人顿时都精神起来了。

    “快说过来,你有什么好主意?”

    “这雒阳狱的狱吏受过我颍川陈家恩惠,要他做点事情,应该是很轻松的,况且,如今的雒阳令是司马防,他性格耿直公正,对我大汉亦是忠心不二,对董卓的所作所为,也是深恶痛绝,此事若是有求于他,他必然答应。”

    司马防?

    这司马家的名声,他也是听过的。

    司马氏是高阳之子重黎的后裔,即夏官祝融。远古至商朝世代袭承夏官这一职位,到了周朝,夏官改称司马。

    周宣王时,先祖程伯休父平定徐方有功,恩赐司马为族姓。

    司马懿的十二世祖司马卬随项羽灭秦,受封殷王,建都河内。汉朝时成为河内郡,司马家族世代居住在此地。

    司马懿的高祖父司马钧为汉安帝时的征西将军,曾祖父司马量为豫章太守,祖父司马儁为颍川太守。

    陈群与这个司马防有关系,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若李儒让亲兵把守在吕师身边,该如何?”

    杨修心中的想法可是比我陈群多得多的。

    他也比陈群更加担忧吕煜的安危。

    “狱吏与雒阳令都是自己人,到时候不行便直接来硬的。”

    将吕煜救出来,再送出雒阳。

    到万不得已的境地,便也只能如此了。

    “长文你这也不是万全之策,此间变数还是有许多的...”

    杨修心中焦急,话也比平时多了很多。

    但奇怪的是,场间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甚至可以说是寂静。

    尤其陈群的眼睛,已经不是放在他身上了,而是放在他身后。

    我身后...是谁?

    杨修自付这辈子还没有怕过的人。

    只是一转头,他的汗毛就倒竖起来了。

    整个人朝着后面跳了一步,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父...父亲,你...你怎么来了?”

    “哼!”

    杨彪冷哼一声。

    “我若是不来,你岂不是要单枪匹马去劫狱了?”

    “父亲...你怎么知道孩儿心中想法?”

    还别说,杨修还真想过这个。

    “你~”

    杨彪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

    “我杨彪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儿子?此间事情你便不要掺和了,今日你所做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有多么凶险?你这痴儿!从今日起,便罚你禁足一个月。”

    “父亲!”

    杨修原本就恃才傲物得紧。

    对于父亲杨彪,他虽然心底里害怕,但表面上却要表现出我不怕的模样出来。

    “吕师乃大汉忠臣,敢直面呵斥董卓,这天下间几人能耳?孩儿读过圣贤书,儒家经典,家传《欧阳尚书》,也是教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现在我援救吕师,便就是君子所为!”

    这小子!

    杨彪心中即是恨,又是骄傲。

    我弘农杨氏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孬种的!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你如今无名无利,无权无势,只有这六七尺的男儿身,能有多少能量?可有改变天下的能力?你留在此处,百害而无一利,随我回去!”

    “父亲也与我一道援救吕师,有父亲在,一定事半功倍。”

    呼~

    自己儿子的脑回路,有时候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跟不上。

    “你再不回来,家法伺候。”

    听到家法二字,杨修身子颤抖了一下,脸色一下子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家法就家法,我杨修岂会怕区区家法!”

    他杨修若是怕了家法,岂不是要在太学同僚面前丢了大脸?

    “真是长本事了。”

    杨彪一挥手,身后两个侍卫直接将杨修的整个人抬了起来。

    “奴婢好胆,还不放我下来。”

    但杨修的力气,岂是能够与那些精壮侍卫相比的。

    任凭他不断挣扎,不断碎嘴,就是挣脱不了两个侍卫的束缚。

    “濮阳公,陈公....还有长文,我家修儿顽劣,有叨扰之处,还请谅解。”

    陈群连忙还礼。

    “德祖善恶分明,才思敏捷,岂有叨扰,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杨彪眼睛一眯,笑着说道:“既然不知道该不该说,那最好就不要说出来了。”

    陈群一噎,尴尬的咳嗽两声,也只好点头。

    “恭送杨伯父。”

    “不必送了。”

    看着杨彪的背影,已经被人抬着的杨修,陈群也是轻轻摇头。

    “太尉怕事,想要自保已经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了,别说是你,便是我说也是没用的。”

    陈纪抚着灰白胡须,轻轻叹息。

    与汝南袁氏的强势不同,弘农杨氏就显得太低调了。

    不过低调,也确实是生存之道。

    “人各有志,不过,吕公明的事情,可不能就此放下了。”

    濮阳闿在一边说道。

    “自是自然,不过其间事情,还得将司马防找来再商议。”

    “是这个道理。”

    ....

    不远处,荀攸与郑泰此时却是在关注董卓的位置。

    董卓退下祭台之后,朝着车辇走过来了。

    在必经之路上,太学生打扮的刺客已经是在一边慢慢等候了。

    只要董卓在他三步之内,他有把握一击毙命。

    但是...

    他被驱逐了。

    别说是董卓三步之内,便是连董卓十步之内都摸不到。

    “这...唉~”

    原本想要在今日刺杀董卓的,毕竟董卓要是成功进位相国的话,大喜之后,心中便不会有太多防备,但是现在,被吕煜搅了局之后,董卓反而是更加小心了。

    “可惜了这次机会了。”

    郑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谁知道吕公明当真能够让董卓做不了相国。”

    荀攸也是在一边感叹。

    “敢死之士如吕公明者,天下少矣。”

    “如今吕公明入狱,我等必不能见死不救。”

    郑泰亦是点头,不过他脸上稍稍有难色。

    “只是,如何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