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三章 入狱
    “陛下,此人不可放过,这小子罪大恶极,今日放过他了,明日便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出现。”

    “这...”

    董卓一番言论,让皇帝刘协脸上也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他转头看向袁隗,后者见到刘协的眼神过来,直接将眼睛闭上了。

    当做没看见。

    “陛下,老臣是为了陛下,为了我大汉殚精竭虑,此人不杀,难以平天下之愤!”

    董卓状若猛虎,让刘协自心底里恐惧。

    他周围...

    居然没有一个为他这个皇帝说话的人!

    三公九卿,竟无一人!

    “这...”

    刘协再把眼神放在杨彪身上。

    弘农杨氏,是出过关西孔子的人,刘协将心中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杨彪身上。

    看着皇帝的眼神,杨彪想要向前走出一步,但是这脚硬是迈不出来,杨彪侧头看向祭台下的杨修,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先前站出一步。

    兔崽子,回府了之后,我要你尝尝家法的滋味。

    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现在居然给我搞出这种乱子来了!

    当真以为弘农杨氏便无所不能了?

    再如此下去,这关西孔子的门面,也遭不起你这样祸害。

    “司空!”

    “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又是司空的晋升相国的关键时间,现在杀了吕公明,那事情岂不是都白做的,不如这般,将吕公明押入雒阳狱,他的事情,日后再追究,届时,要死要活,不是司空一句话的事情?”

    只要现在不杀吕公明,他那个兔崽子便不会阻止,关押在雒阳狱中...

    这个吕公明的死活,也与他杨彪无关了。

    “主公,太尉此言,倒是不错。”

    杨彪的这句话倒是给李儒一个思路。

    现在杀了这个吕公明,虽然是利大于弊,但是这个弊处却是不小。

    蔡邕,王允,杨彪等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若是能够将吕公明关押在雒阳狱中,在这几日给吕公明网罗罪名,乃至于是严刑拷打...

    嘿嘿。

    李儒冷笑一声。

    届时这个所谓的大汉忠臣,便会给后来者一个最好的榜样。

    敢违背董公?

    便是这吕公明的下场。

    甚至...

    还可以收买这吕公明,让他为主公做事...

    那个时候,便又更有趣了。

    事情做到这种程度,这弊处,便被消磨于无形之中了。

    董卓愣了一下,他一时间还没想明白。

    “你方才不是说?”

    李儒向前在董卓耳边耳语两声,董卓脸上迷惑的神情顿时消失,转而为之的是满脸的笑容。

    “好,好,就这般!”

    董卓哈哈大笑两声,然后稍微咳嗽两声,将脸上的笑容稍稍掩盖下去。

    “既然如此,陛下你要如何处置那小子?”

    朕要如何处置?

    朕难道有选择的权力?

    便是关西孔子的后人...也不是朕的依靠。

    刘协知晓,他现在唯有隐忍。

    “太尉...太尉所言甚是,便暂先将吕煜关押在雒阳狱中。”

    “陛下英明。”

    董卓极为敷衍的说了一句,便也就坐回去了。

    “唉~”

    太傅袁隗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董卓今日会马上将那个吕公明杀了,结果不是。

    蔡邕、王允、杨彪...

    缘何都要护住那个吕公明?

    尤其是杨彪与王允。

    蔡邕此人,都是脑子有些迷糊了。

    而且就是一根筋,他能够说出违逆董卓的话,这很正常,但是,王允与杨彪,这两个人可不一样。

    王允依附董卓,即便是有其他的心思,但是也不会做出与董卓站在对立面的事情。

    杨彪就更是如此了。

    弘农杨氏虽然与他汝南袁氏的地位相差无几,但是这个杨彪最是怕事。

    做缩头乌龟的时候,也是极多的。

    平时都忍让过来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与董卓作对。

    尤其是在董卓进位相国的要害时候。

    是事情问题?

    还是人有问题?

    亦或者说这个吕公明有问题?

    袁隗眉头微微皱起。

    但是这个吕公明...

    我为何没有听说过此人的名声?

    别说是名声,就说是这个名字,他现在也是第一次听到的。

    不过...

    也就罢了。

    这个吕公明被关押在雒阳狱中,以董卓与李儒这样的性情,现在恐怕也是活不下来的。

    去关注一个死人的身份,实在已经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袁隗现在在想的事情,是如何利用吕煜这个死人的身份,来达到他的目的。

    这个吕公明在祭祀大典上搞出这么大的声势,若真是让董卓将此事平息下去,对他来说,那可是太可惜了。

    死人,他的价值也是要利用下去的。

    袁隗在心中暗自谋划。

    “文优,你便去将吕公明送入雒阳狱中。”董卓是迫不及待的要取了吕煜的性命。

    “诺。”

    这将吕煜送入雒阳狱,这种事情当然是要自己人来做的。

    否则,有人将吕煜从雒阳狱中救出去,那他的这一番计量岂不是失效了?

    李儒走下高台,向下,马上是见到阻拦的人了。

    濮阳闿、陈纪、陈群...

    嗯?

    他眉头一皱,发现在第一排中,居然还有杨修。

    他转头看向高台中的杨彪,后者马上是将头转到另外一边去。

    “难怪...”

    李儒喃喃自语。

    他之前还奇怪为什么杨彪会为这个吕公明说话,原来不是因为这个吕公明他才说话。

    原来是因为他这个宝贝儿子...杨修啊!

    可惜...

    若换做前面,这杨修的事情可以作为杨彪的把柄。

    但现在要下狱吕煜,想来他们是不会前来阻拦的了。

    这个把柄,自然是抓不到手上来了。

    “诸位...”

    李儒抬手,脸上满是笑容。

    “哼!”

    面对他的,只是濮阳闿的一声冷哼。

    “李儒,我与你可不熟,不必与我行礼!便说事情,你今日若是想要杀吕煜,便先从我这个尸体上踏过去再说!”

    李儒也是太学博士之一。

    但正因为如此,濮阳闿对这个李儒才会如此不屑。

    与此辈同为博士,当真是寒颤!

    相当的寒颤!

    “哈哈哈,濮阳公说笑了。”

    李儒眼睛一眯,手抚着自己的长须。

    “董公也是大汉忠臣,自然不会责罚吕煜,不过这小子在台下出言不逊,当众辱骂三公,此事可有?况且还当场杀人,此事可有?”

    李儒两句话,让濮阳闿愣了好一下。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若死命谏言便是辱骂三公,若诛杀不臣也是罪过,那我今日也要来犯一犯!”

    说完,濮阳闿将腰间的宝剑直接拔了出来。

    锵!

    他这一声拔剑,身后的韩诗弟子纷纷拔剑。

    陈群与杨修等人亦是拔剑。

    阳光照射之下,全是剑光反射。

    果然是不臣...

    高台之上的董卓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其他动作。

    李儒则是向后退了两步。

    这濮阳闿,当真是会杀人的。

    他可不想做第二个范平。

    “濮阳公误会了,我此番前来,非是要诛杀吕煜,只是要将他押入雒阳狱,此间事情,待三堂会审之后,再多定夺。”

    “这...”

    濮阳闿原本积蓄起来的气势为之一泄。

    “吕煜入狱,岂有活路?”

    杨修连忙在一边提了个醒。

    陈群却是眉头一挑,在濮阳公耳边耳语两句。

    “既是如此,请便。”

    陈群两句说完之后,濮阳闿居然放行了。

    杨修满脸不忿,但手却是被陈群紧紧拉住。

    李儒径直走到吕煜身前。

    “吕公明,随我走一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