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三十七章 逆水行舟
    濮阳闿轻轻笑了笑,说道:“我这老朽之身,算的了什么?若能大振士气,即便是是死了,也是如太史公所言之重于泰山的。”

    人活一世,无非是求名与求利。

    对于利,一把年纪的濮阳闿早就不追求了,他现在追求的,就是名声,青史留名的名声,为此,他就算是死了,其实也是无憾的。

    况且,他是真的惜才了。

    “此事不妥。”

    吕煜重重摇头,说道:“况且晚辈准备了这么久,对于现在的局面,也不是全然没有半点生机的。”

    “哦?”

    濮阳闿脸上稍稍诧异,他先前走了两步,但是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又走回去了。

    “这种局面,即便是我们准备多久,又有什么用?”

    这太学中出来刺客,然后你还在驳斥董卓。

    董卓不杀你,杀谁?

    “这几日来,为应付这种局面,我也去面见了蔡议郎与吕布...蔡议郎虽然现在依附董卓,但心里想得也是忠心汉室,虽然他这个忠心汉室,在我看来他的做法并不对,这是理念之争,但是我相信蔡议郎会赞同我说的话的,至于吕布...”

    “他虽然是董卓义子,但也是要名声的,董卓现在名声不佳,我正击其痛处,即便是有刺杀,也有此二人护我。”

    “这……”

    濮阳闿眼神闪烁不定,但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也罢。”

    他叹了一口气。

    “也希望你是真的有所准备,心中有把握,不然,在董卓面前,我是救不了你的。”

    “晚辈心中有数。”

    “有数就好。”

    事已至此,濮阳闿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已经是够多的了。

    “若你辩不过李儒蔡邕,退下无妨,身后还有我这把老骨头。”

    吕煜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说了。

    “那我先告辞了。”

    “去罢。”

    吕煜也干脆,直接转身离开。

    这面谏辩论的时间,恐怕就在眼前了。

    而濮阳闿看着吕煜的背影,眼中欣赏有之,但里面更多的,还是担忧。

    在吕煜回到祭台旁边的时候,祭祀也是到了尾声了。

    陪祭官李儒手上拿着黑色帛书,疯狂称赞董卓。

    “董公乃是陇西临洮人。曜曜有神辉,扶汉济世之能臣也。少尝游羌中,尽与豪帅相结。后归耕于野,诸豪帅有来从之者……由是以健侠知名。为州兵马掾,常徼守塞下。董公膂力过人,双带两鞬,左右驰射,为羌胡所畏……”

    李儒说起董卓过往,极力称述董卓的功绩,什么凉州羌氐作乱,能够被平定,全是董卓的功劳。

    什么黄巾之乱,没有董卓都平息不了。

    这李儒,说起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

    在帝辇之上,董卓拍着肚子,哈哈大笑,心情显然不错。

    “陛下,老臣虽然有些功勋,但与陛下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老臣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辅助陛下,统御万民。”

    在李儒的话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最后他才点名主旨。

    “陛下年幼,需要贤人辅佐,董公劳苦功高,入雒杀除何进丁原此等乱臣贼子,昭昭之心,天人共鉴之,相国一职,董公任之,可使我汉室强盛,百姓安康,天下归心……”

    李儒的话还没说完,那些个西凉将领马上直接跪伏下去了。

    “请主公担任相国,辅佐陛下,治理天下!”

    这些西凉将领都跪下去了,他将祭坛围得水泄不通的西凉铁骑,一个个现在也是跪伏下去了。

    山呼:“请主公担任相国,辅佐陛下,治理天下!”

    这山呼之声,可以说真如山崩一般。

    将坐在帝辇主位上的皇帝刘协的脸都吓得煞白。

    站在刘协身边的太傅袁隗敢怒不敢言,只好冷哼一声。

    太尉杨彪闭着眼睛,当做是没看到。

    而在远处,郑泰与荀攸等人的脸色已经是非常难看了。

    “义父劳苦功高,作为相国,理所当然。”

    众人都道贺了,吕布自然也是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哈哈哈,我那有你们说的这般。”

    “自然有了,蔡议郞,你说可是?”

    蔡邕愣了一下,轻轻点头,说道:“若董公一心为社稷着想,为陛下着想,进位相国自然也是不无不可的。”

    “陛下以为如何?”

    李儒对着皇帝刘协行了一礼,笑呵呵的说道。

    “这……朕……”

    董卓脸上有不悦之色,他看向袁隗,心里知道或许是这个老匹夫在搞鬼。

    “哎哎哎~我还是不要做相国好了。”

    董卓摆了摆手,一副我不做相国的模样。

    “陛下待我恩重,司空之位已经是足够了。”

    但不管是袁隗,还是蔡邕,以及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董卓说他不想要做相国,这是个假话。

    这就叫做礼让。

    像是那些人想要做皇帝,群臣都要劝进再三,情况就和现在的董卓一般。

    李儒知晓。

    得让更多人来称赞董卓才行。

    只有如此,那今日董卓成为相国的事情才会名正言顺,最起码是表面上的名正言顺。

    李儒一个提醒,便有太学生上前恭贺董卓了。

    想要名声气节的太学生有很多,但也有很多太学生想要荣华富贵,升官发财。

    只要他今日恭维董卓,那么他日后为官,想来就是坦途。

    “这些人,当真是辱了我辈名节!”

    杨修冷哼一声,很不高兴。

    陈群亦是阴沉着脸。

    这去恭维的人中,以他左传子弟最多了。

    这最多,自然也是最丢脸了。

    呼……

    吕煜深吸一口气,他知道,现在的时机差不多了。

    他一起身,吕布就投过来眼神,但很快又偏过去了,当没看见。

    吕布此人,还是不能完全依仗的。

    究竟是佐董卓篡汉还是扶王允兴汉,他不知道;究竟是夺曹公兖州以取中原,还是占刘备徐州以行割据,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安居袁氏兄弟麾下做个名将,还是收复张邈、张杨,成为一代霸主,他还是不知道。

    后面,吕布仗是打了不少,却没有一个明确目标,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他忽而是忠臣,忽而是逆臣,忽而是名将,忽而又是军阀——这种缺少定见的人,空有匹夫之勇。

    不知道是否真的愿意为我说话。

    不然……

    怕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