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三十三章 谋刺
    次日清晨。

    天微微亮,四周还满是雾气。

    吕煜便从吕布府邸中走出来了。

    一同与吕煜走出来的还有吕布。

    “老弟,下次有空再来饮酒,如今我身有要职,便不能留你了。”

    “既是正事,那自然是要做正事要紧。”

    吕布昨夜也算是勇猛,今日能够早起,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天赋。

    “告辞。”

    吕布越上马车,便朝着宫城的方向去了。

    可惜没看到赤兔...

    这种良驹千里马,应该拿来看看见见才是。

    作别吕布,吕煜很快便回到司徒府了。

    “你与吕布,已经说好了?”

    吕煜见到王允一脸吃惊的模样,重重点头。

    “与中郎将说了些话,他便应允了...”

    吕煜也是将他在吕布府邸的事情简单的说了出来,王允听后,亦是重重点头。

    “这吕布并非是好相与的人,你能够说得动他,确实非常有本事,不过...祭祀大典便就在两日后,你可得做好准备。”

    吕煜轻轻点头。

    “李儒我尚未见,但比之蔡议郎,恐怕是有所不如的,只要我能说得过蔡议郎,便能够直接说服董卓。”

    “只是蔡邕,可不是你能轻易说服的。”

    蔡邕那是真正有本事的人。

    “这便是要看两日后的发挥了。”

    吕煜脸上的神态还显得轻松。

    对于蔡邕,他已经是没有那么担忧了。

    他相信,在见了蔡邕一面之后,即便是蔡邕有十成十的功力,在面对他的时候,恐怕八成都发挥不出来。

    “你心里有数即可,最近关东有异状,董卓不断派出游骑前去巡察,若真是给他看出些什么...恐怕两日后的祭祀大典,你并非好发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已经没有必要想这些事情了。”

    吕煜想得还是很开的。

    在王允这里打了个照面,吕煜也回到客房之中了。

    他在吕布那里,也算是折腾了一夜。

    开心快乐自然是有的,但是隔天出来,不自觉便有些虚弱。

    果然...

    一夜七次是不可取的。

    年轻人...

    得节制一二。

    ......

    “主公,荀家郎君来了,就在外面。”

    吕煜还没在客房待多久,府中的管事便开口过来了。

    荀攸来找我?

    吕煜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起身了。

    “快让公达进来。”

    说了这句话,吕煜想了一下,还是出门前去迎接了。

    “公达,有两日未见了。”

    他在雒阳与荀攸待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多的,关系自然也算是最密切的了。

    “不过两日,便甚是想念了。”

    荀攸哈哈大笑,上前对着吕煜行了一礼,再侧身将身后的少年身形显露出来。

    “这位是郑及,乃是郑泰从弟。”

    郑及?

    今日终于是来了?

    吕煜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看着面前这个少年。

    单看卖相的话,这个少年的卖相倒是不差。

    与郑泰在眉眼间也是有些相似。

    “郑及见过上座。”

    表情有些倨傲,也实属正常,毕竟少年意气风发。

    吕煜心中也没有在乎什么。

    “外面冷,不是说话的地方,请。”

    “请。”

    将荀攸郑及两个人唤入其中,吕煜马上吩咐郝昭王宁准备火盆热酒。

    火盆暖手,热酒养胃。

    “今日公达来见,可是有事?”

    这些日子,荀攸也是带着吕煜将雒阳逛完了,今天过来,可就不是做导游的。

    既然不是做导游,那便是有事情了。

    “今日过来,确实有两件事。”

    荀攸轻轻饮了半杯酒,之后再说道:“其一,便是将郑及托付与你。”

    “郑泰这些日子有些事情,隔了这么些日子,才来拜见。”

    荀攸给了郑及一个眼神,后者起身,对着吕煜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在下郑及,字康孙,荥阳开封人士。”

    “不必多礼。”

    光看这郑及的仪表姿态,便知晓他非是寻常人了。

    士族子弟,能够拿出来混的,基本上都是有些本事的。

    毕竟从小都是被家学熏陶,饱读诗书,没有本事倒是说明这个人智力有问题了。

    “议郎位高,而我现在名声不显,且出任在外,怕也只是六百石县令,水浅得很,若康孙嫌弃,倒也不必在意长兄之言,我会替他言明的。”

    “公明,这是什么话...”荀攸稍有不悦。

    他受郑泰所托,将郑及托付过来,但吕煜这话说得,万一郑及真的顺着吕煜的话说了,那郑泰托付与他的事情岂不是办不成了?

    “上座能够在太学用经传压住三百太学生,光是这点,便不算没有名声了,上座且宽心,我郑及心中虽然有些傲气,但也绝对不是那种不可理喻之人,我兄长看人很准,他的选择,我是完全相信的。”

    听到郑及的表态,让荀攸很是舒了一口气。

    “哈哈哈,来喝酒。”

    吕煜哈哈大笑两声,将身前的酒樽端起。

    郑及是荥阳郑氏出身,也算是上层士族出身了,这话不先说清楚,日后相处起来也会有些困难。

    吕煜是宁愿得不到这个郑及,也不想要日后这个郑及将他掣肘助了。

    话...

    总是要从一开始就说明白的。

    “请。”

    荀攸郑及皆是将手中的酒樽端起,缓缓的将热酒饮入肚中。

    三人两人脸上都升起了红晕,郑及头上干脆还冒出汩汩热气来了。

    “公达将康孙送来,是第一件事,不知道这第二件事是?”

    听到吕煜这句话,荀攸也是微微坐正,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严肃。

    “这第二件事情...就是要紧事了。”

    说着,荀攸看了一眼王宁与郝昭。

    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了。

    “他们两个都是可以信任的人。”

    “但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了这件事,对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事。”

    恐怕与董卓有关罢?

    吕煜一下子便想到了荀攸所言的要事是什么。

    “你们两人先退下罢。”

    “诺。”

    郝昭最是服从了,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王宁虽然好奇,但听到荀攸方才的那句话,也识趣的走下去了。

    “公达,可以说了罢?”

    郝昭王宁两人离开之后,吕煜也是开口了。

    “这第二件事,便是谋刺董卓的事情。”

    果然!

    吕煜在心中大呼。

    不过刺杀董卓要找他?

    吕煜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