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十章 心畅意平仰天歌
    众人坐定,王恩率先开口说话了。

    “我听宁儿说,主公过几日要去洛阳。”

    吕煜轻轻点头。

    “司徒相邀,确得入洛。”

    “我王家在洛阳虽然有商号,但能帮助主公的恐怕很少,洛阳非是寻常地,若洛阳张家尚未出事,恐怕他会是主公的一大臂助。”

    像是王家张家这种商贾之家,那些西凉悍将肯定不会放过的。

    在他们眼中,王家张家这种商旅之家,就像是一块块滴着油的肥肉,只需要张嘴,都不需要如何动手就可以将肥肉吃下去,他们岂会不吃?

    “我有司徒王公援助,想来在洛阳虽然不说横行无忌,但便宜行事总还是可以的。”

    “如此我便放心了。”王恩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正在众人说话的时间,各人身前的食塌上,已经是准备好美酒佳肴了。

    杨豚韭卵,狗鞭马朘,煎鱼切肝,羊淹鸡寒,挏马酪酒,蹇捕胃脯,胹羔豆赐,鷇膹鴈羹,臭鲍甘瓠,熟梁貊炙,一应具有。

    不说吃的,单说这院中美姬乐舞,便是只有豪族能够支配提供的。

    从这起居饮食的细节中就可以看出,王家确实是富裕之家。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富豪。

    然而,这也是洛阳张家败亡的原因。

    .....

    这边吕煜正在宴饮,另外一边,荀彧已经是乘坐着马车离开成皋的地界了,一路奔波,远远的便可以看到荥阳界碑,再往前,就已经是荥阳地界了。

    “郎君,前面已经是荥阳了。”

    荀彧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自从他见了吕煜之后,已经是数个时辰没有说话了。

    唐氏见到荀彧如此,也知晓自家夫君是有心事了。

    “夫君,莫非是有心事,妾虽然一介女流,但说出来,或许可解夫君忧愁。”

    “唉~”

    荀彧叹了一口气。

    “我确实是心事重重。”

    在未见过吕煜之前,他就已经是心事重重的了,但是见过吕煜之后,他反而更加纠结,心事也加重了。

    本来他之前的心忧,是心忧汉室安危,但至少是给自己选好路了。

    投奔冀州牧韩馥。

    但是被吕煜一番话说完之后,便是荀彧也觉得韩馥没什么前途了。

    至于袁绍...

    荀彧觉得此人难成大事。

    当然最关键的是袁家门生遍布天下,他去袁绍帐下,也难成大事。

    袁绍可不缺人。

    袁绍对他人来说确实是一个好去处,但对他荀彧来说,却不算是个好去处。

    但他不去投奔韩馥,难道真的要等吕公明?

    吕公明绝非常人。

    他对天下大势的认识,是他之前从未听过的。

    乍一听觉得荒谬,仔细一想,却发现非常有道理。

    只是吕公明毕竟尚未有声名,只有八百乡勇而已,如何能够施展抱负?如何能够救汉?

    不过不等...

    好像又不行。

    他对吕煜,始终是抱有一丝丝的希冀。

    虽然在荀彧看来,这种希冀太过渺茫,太过痴傻了。

    但就像是黑夜中的白月光一般,在他眼中,吕煜又是那般的刺目,那般的亮眼。

    “我在洛都受司徒所托,去见一个孝廉郎,我见了他之后,心神摇曳,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在唐氏眼中,夫君荀彧向来是成熟稳重的,何至于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是大破山匪的的吕煜吕公明?”

    “夫人也听说吕公明的大名?”荀彧愣了一下。

    “这吕公明在县城弄出来的声势,只要是路过成皋的人都会知晓,况且那髫年龆年小童时常唱出歌谣,都是称颂那吕公明的。”

    歌谣?

    荀彧愣了一下。

    他才到成皋的时候,便被城门口的京观吸引了注意力,再过一会,便被那城墙边的告示引了心神,最后已经是眼中只剩下要见吕煜这四个字了。

    “是何民谣?”

    “牛头山,有山匪,害百姓,吃人肉,幸得孝廉吕煜将匪除.....”

    唐氏当即将今日听到的民谣唱了一遍,说道:“这民谣朗朗上口,周遭百姓怕都会记挂那孝廉郎的功劳。”

    荀彧重重点头。

    民谣之所以脍炙人口,就在于它的短小易懂,朗朗上口。

    “吕公明绝非池中之物。”

    从民谣中聚起名望民心,这天下之间,恐怕也只有吕公明能够想到这个主意了。

    “那吕煜到底与夫君说了何事,以至于夫君如今竟日失神。”

    “我若是与你说我和吕公明交谈言语,你定然觉得那吕公明是何等自负之人,而我竟然相信,又是何等可笑?”

    唐氏上前,双手展开,握住荀彧的手,眼中发着亮光。

    “夫君要做什么便做什么,何必在意他人言语?这句话,夫君不是常与我说吗?现在妾身相信了夫君的话,反而夫君不信自己当初对妾身说的话了。”

    “是极!”

    荀彧脸上的犹豫挣扎顿时一扫而空。

    “夫人一句话点醒了我啊!”

    唐氏为宦官之女,时时受人白眼,多靠荀彧宽解,如今倒是将当初宽解她的话送回与己身了。

    “为夫着相了。”

    “夫君能想明白便好。”

    唐氏这辈子有两个佩服的人。

    一个是他父亲,中常侍唐衡,虽然在士人眼中他名声狼藉,但在对家人上面,却可谓是无微不至的关怀。

    另外一个,就是面前的这个男人了。

    她托付一生的夫君。

    “我有夫人,当真人生幸事。”

    荀彧也不客气,直接将唐氏涌入怀中,狠狠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夫君~”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唐氏脸上还是现出两片红云,头也是埋在荀彧怀中。

    “夫人说得对,他人看法,哪里是我荀彧的看法?如今天下显乱,但吕公明若真有本事,我等两个月又何妨?”

    “嗯。”

    唐氏轻轻应了一声。

    “说起来,因为我事务繁忙的原因,与你同房的次数都极少,此番回本家,也算是赋闲之身,也该续一续我荀家香火了。”

    听到荀彧这句话,唐氏便更羞了,除了将头埋深些,将荀彧抱紧一些,便不敢有其他动作,哪还敢说话。

    “哈哈哈哈。”

    唐氏的羞囧模样让荀彧很是开怀,直接哈哈大笑起来了。

    他一手抚酥背,一手抚须,仰天大笑。

    歌曰:

    今番离洛邑,幸见吕公明。

    家国兴亡事,匹夫皆有责。

    赋闲家中坐,软玉灯边拥。

    待得年关近,望得洛阳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