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三十二章 大破贼首威名扬
    只见远处有两座迷蒙的巨峰突起,周围还有几十座小石峰。仔细一看,那两座巨峰如牛角一般。

    微白的天空下,群山苍黑似铁,庄严肃穆。红日初升,一座座山峰呈墨蓝色。

    紧接着,雾霭泛起,乳白的纱把重山间隔起来,只剩下青色的峰尖,真像一幅笔墨清爽疏密有致的山水画。

    过了一阵儿,雾又散了,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光染得赤红,渐渐地又变成古铜色,与绿的树绿的田互为映衬,显得分外壮美。

    如果光看着景象的话,牛头山的风景确实不错。

    实际上,这个时代的空气,植被,都是后世不能比拟的。

    天空的湛蓝色,纯洁如明镜一般。

    但吕煜领兵过来,可不是看景象的。

    前方就是牛头山的入口,入口极狭,只能两人并肩通过,骑马的话就刚刚好。

    若是有人埋伏期间,恐怕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

    “主公,前方未有动静,莫不是有变故?”

    王宁之前还是信心满满的,但如今到了牛头山前,心里原本的底气也是没有那么足了。

    “无需担忧,此时山中雾气沉重,他们没看到我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魏延,你领二十人前去探路。”

    “诺。”

    魏延握刀领命,眼中非但没有惧色,反而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他早想赚些功劳了。

    他年纪尚轻,虽然武力不凡,但军中之人多有闲言碎语之人,若他有功勋在身,就没人敢多嘴了。

    魏延领着二十人沉入雾气之后,隔了数十步,便只剩下隐隐约约的背影了。

    看来今日这天时也是在我手上啊!

    吕煜的等待没有多久,片刻之后,魏延便驱马返回了。

    身后带了一个人过来,不是山匪彭安,又是何人?

    “贵人,你总算来了,弟兄们都等急了。”

    彭安显然是一夜未睡,脸上黑眼圈深重,不过他此时却没有疲惫之色,反而是有些亢奋。

    “事情都安排好了?可有人不配合?”

    彭安摇头。

    “有两个人不听劝,都被俺们绑起来了。”

    吕煜轻轻点头,说道:“你做的不错。”

    吕煜挥手,说道:“张平,宋猛何在?”

    “在。”

    宋猛张平两人驱马上前。

    “你们领本部人马,与彭安借着雾气上角峰山洞,营救洞中百姓,之后折返到主峰,斩杀山匪。”

    “诺。”

    宋猛张平两人也没有多想,马上领命。

    “你便领他们前去角峰,我这两位属下各个勇猛,对付山匪不成问题。”

    宋猛比不上魏延,人家魏延也算是猛将,不说橙卡SSR,但紫卡SR肯定是算得上的。

    宋猛能够与魏延过两招,也算是勉强的R卡了。

    对付区区山匪,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多谢贵人。”

    彭安见宋猛张平各个魁梧,一看就是武艺高强之辈,再看他们身后人数众多,彭安悬着的心也是放下去了。

    “再来个向导,引我上主峰,杀山匪田喜。”

    “俺这就去叫人。”

    宋猛张平带着两百人过了小道之后,便朝着角峰的方向缓步前行。

    而吕煜带着魏延王野以及一百号人,直接朝着山匪老巢去了。

    今日雾气沉重,加之天气冰寒,这些山匪可没有早起的习惯,此时大多还窝在被窝里面。

    “主峰左边的营地住的人多,但是右边是田喜那厮还有他十个弟兄的住所。”

    吕煜轻轻点头。

    “文长,此战靠你了。”

    魏延轻轻点头。

    “大哥请放心,我定然将田喜的狗头带到大哥面前。”

    “主公,那我呢?”

    王野跃跃欲试,杀山匪固然危险,但也是向吕煜证明自己的机会。

    “教头武艺高强,便在此地镇守,之后定然会有山匪逃离,接下来可要靠教头了。”

    这牛头山之所以险要,那就是上山下山都只有一条路。

    当然...

    这个优点在吕煜摸上山之后,反倒是变成了缺点。

    “我明白了。”

    王野将枪身横在马背上,也是静静的等待起来。

    另一边。

    魏延指使手下乡勇潜入营地,悄无声息的收割人头。

    只可惜这些乡勇毕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有的甚至还是第一次杀人,手脚不利索,当时就让营地的山匪发出惨叫声来了。

    雾气可以遮挡住人影,可挡不住这刺耳的惨叫。

    魏延脸色一沉,说道:“直接用枪刺死,不必管他们惨叫声了。”

    他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因为这一声惨叫而惊慌失措。

    而这一声惨叫,却是刺破了静谧而寒冷的早晨。

    牛头山苏醒了。

    营地最中央,田喜马上被这声惨叫给吵醒了。

    他将压在身上的两个丰腴姑娘一把推开,脸上露出惊慌失措之色。

    他这几天都没有睡好,时刻担忧吕煜会突然杀上来。

    因此派人下山去劫掠百姓,用作威胁新上山的山匪,并且让老二孙成安排他们日夜在山口巡逻。

    但是...

    这惨叫声是怎么回事?

    田喜顾不了那么多,穿戴好虎皮大衣,便将墙上的环首刀给取了下来。

    他走出内账,周围已经是聚了不少人了。

    “大哥,那孝廉吕煜杀上来了。”

    “山下不是有弟兄巡逻吗?他缘何能够无声无息的上山?老二,这事你是怎么做的?”

    田喜不管不顾,当场问罪。

    孙成脸色铁青,此时倒很是镇静。

    “大哥要问罪,之后不迟,现今先度过难关,把命捡回来再说。”

    田喜虽然恨不得将孙成当场击杀,但也否认不了孙成这句话确实有道理。

    “把大家伙都聚起来,我就不信了,牛头山八百多人,怕他吕公明三百乡勇?”

    田喜带着数十人直接冲出营地。

    恰恰好便撞上了骑着乌桓大马的魏延。

    “蟊贼,哪里跑!”

    魏延哪里跟田喜客气,双脚夹着马腹,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便朝着他的天灵盖劈了过来。

    田喜一吓,下意识一个驴打滚,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这一刀,但他身后的孙成就没有这般运气,直接被魏延一刀砍成两半。

    鲜血喷射,孙成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

    山匪各个都是手中有人命的人,但孙成直接被懒腰斩断,这死法实在是太惨烈了一些。

    那些山匪居然是被魏延一刀吓破了胆,当即四散奔逃,做鸟兽散。

    “你们跑什么?”

    见到孙成被魏延一刀砍成两半,田喜心中畅快。

    但看到手底下的弟兄全部跑了,田喜心却是凉了一半。

    “你就是田喜?”

    田喜不说话,魏延还不敢确定田喜的身份,但他一说话,魏延便知晓面前这个脸有刀疤的莽汉就是山匪头子田喜了。

    “呔!”

    田喜手握环首刀,也知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面前少年虽然勇武,手上握着偃月刀,但他田喜走南闯北,能够到牛头山做这个牛头山之主,手底下没有好武艺,如何镇得住手下人?

    “我田喜杀过的人,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识趣的话,快快退去,我尚且饶你一命。”

    “呿~”

    魏延嗤笑一声,将青龙偃月刀转了一个方向,枣红色的脸上那双丹目满是杀气。

    “且看你有没有本事能挡我一刀了。”

    魏延双腿一夹,身下的马儿马上知会主人心意,快跑起来,魏延转动青龙偃月刀,直接朝着田喜劈砍过去。

    带着乌桓马奔袭之力,这一劈有千斤之力,这田喜定然是抵挡不住的。

    但田喜岂会与魏延硬碰硬。

    只见他不退反进,朝着魏延的方向奔袭而去,临近之时屈身一个滑铲,想要从马腹下通过,斩断马腿。

    好在魏延早有预料,他左手拉着缰绳,双脚紧紧夹住马腹,弯腰向下,刀身直接对着田喜。

    后者肝胆俱裂,根本没想到魏延的骑术如此高超,只得亲眼看着自己被魏延劈成两半。

    噗~

    鲜血淋漓。

    此时的魏延宛如战神一般。

    “区区蟊贼,不过如此。”

    他驱马向前,将田喜死不瞑目的头颅砍下,青龙偃月刀将头颅挂起来。

    “田喜已死,尔等束手受降,尚有一线生机。”

    魏延身后的乡勇也被魏延的英勇慑服,跟着魏延喊道:“田喜已死,尔等束手受降,尚有一线生机。”

    百人声音洪亮,那些从营地中起身,堪堪拿起刀兵反抗的山匪听到田喜死了,刚聚起来的几分勇气顿时消散了。

    “俺们投降,俺们投降。”

    “俺们投降,不要杀我们。”

    这些山匪早就成了惊弓之鸟,将手中刀兵扔下,各个跪伏下去。

    “还算识趣。”

    魏延下意识去摸了摸自己的下颚,才发现那里并没有胡须,只好顺势挠了挠痒。

    “大哥,田喜已经被我诛杀了。”

    策马转刀吕煜身前,魏延下马,挑起田喜的头颅邀功。

    “好好好,二弟果然神勇,百万军中可夺上将首级。”

    魏延本来是要得吕煜夸赞的,但被吕煜这般一垮,反而不好意思了。

    “大哥过誉了,不过是杀个区区蟊贼而已,待弟弟能够与中郎将吕布交上两手,再得哥哥如此夸赞不迟。”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这可是三国最高战力了。

    “二弟勇武,不逊于中郎将。”

    魏延自然比不上吕布,但两人也从没有交手过,魏延有此志气,吕煜自然不能打击。

    “大哥,如今山匪田喜伏诛,其余山匪投降,该如何处置他们?”

    吕煜轻轻笑道:“先将人数统计出来不迟。”

    这些山匪已经是被他判了死刑了。

    吕煜的初步班底肯定都是成皋县人的。

    当然...

    如果这些人有价值的话,吕煜也会绕他们一命。

    毕竟兵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