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二十八章 千斤镔铁铸兵刃
    “日渐冰寒,吕郎衣着单薄,妾身记挂,手织冬衣以抵寒气...”

    吕煜手中抱着一件厚实棉衣,在王宁一脸幽怨的表情中,将王芸手书的手绢叠好,放在怀中内袋之中。

    “这棉衣,倒是厚实。”

    吕煜拍了拍手上厚实的棉衣,毫不客气的穿在身上。

    “那当然了,原本这是小妹做给我的,转眼间就变成你的了,当真是女子外向,她这个做小妹的,也太不懂得疼爱她这个大兄了。”

    一想到平时自己多么疼爱这个小妹,不想有了相好,马上将他这个大兄忘得干干净净。

    王宁话语中都带着酸味。

    “你王家都有好几个织场,织女数十人,想要穿蜀锦都成,何况这棉衣?”

    王宁努了努嘴,没好气说道:“织女绣工虽然上佳,但与我小妹手织如何比拟得了,再者说,你这一身棉衣都是用的上好料子,比之蜀锦也不逊色多少。”

    “罢了,你若是想要,这身棉衣便送你了。”

    “我哪敢?”

    王宁赶紧摆手。

    “我那小妹要是知道我将她送给如意郎君的冬衣抢了,还不找我拼命。”

    说完,王宁摆弄着自己的衣袖,说道:“我家夫人也与我织了两件冬衣,可比芸儿那丫头暖心多了。”

    这家伙是在向我炫耀他有美娇妻吗?

    吕煜轻轻摇头,也不搭理王宁了。

    棉衣穿在身上,暖意是可以切身体会到的。

    吕煜缓步走出大堂,北村校场上,呼喝之声清晰可闻。

    王野赤膊上身,浑身的腱子肌,胸口甚至有一道狰狞伤疤,无声的诉说着当年的英勇。

    前一日练习的都是握枪持枪,加上一些枪术步伐之类的基础功底。

    今日教授的,就是基础招式了。

    张平宋猛亦是在一旁练枪。

    魏延也在旁边观摩。

    吕煜之前也去学了两手,不过他专精的是剑术,对于枪术,更多的是了解一下枪术的缺点,日后也好应敌。

    当然...

    真到了吕煜要上阵杀敌的时候,那也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王野倒是真有本事的,这一来与宋猛的比试,直接让他奠定了军中威严,这些莽汉对王野的话都是言听计从的。

    虽然枪术只学了两日,但这些乡勇士卒手上舞枪,已经是有模有样了。

    不说其中的精髓,最起码这个皮毛肯定是学到了一些。

    这一群人拉出去,不说真正的战斗力,人人手握中平枪,加上整齐的队列,光说这架势便非常吓人了。

    “子静,你唤魏延张平宋猛过来,前几日打造兵器,如今算是完成了。”

    魏延使的肯定是青龙偃月刀了,小关公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宋猛使枪,张平使刀。

    至于吕煜自己,肯定是用剑了。

    之前佩剑给王芸做了信物,吕煜手上随意拿来充数的长剑质量不太过关,剑刃上已经有不少的缺口,就像是被狗咬过一般。

    这般兵器,即便是人家引颈受戮,你要将敌人的头颅砍下都得耗费不小的力气。

    兵器如战马一般,都是战将在战场上的第二生命。

    前几日从王家得了千斤镔铁,正好打造些趁手武器。

    说到兵器,就不得不说从县君府衙中买来的武器了。

    因为放置年限长久的原因,那些兵器许多都锈迹斑斑,也不知是这韩雍故意将上好的武器藏住,专门给他些残次品,亦或者府库中的兵器真的都是这幅模样。

    好在让铁匠修缮一番,武器大多可用,不然吕煜可就要带人去县衙好好与韩雍‘商量’一二了。

    我帮你剿匪,你要赚我的钱也就罢了,他娘的钱赚了,给的武器还是些破烂?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好。”

    王宁早就知道此事了。

    这千斤镔铁,可也有他的一把长剑的

    没过多久,魏延三人就被王宁唤过来了。

    “大哥。”

    “主公。”

    “主公。”

    三人分别对着吕煜行礼。

    “先将你们叫过来,是因为兵器的事情。”

    兵器?

    三人眼睛都亮起来了。

    尤其是魏延,激动得原本脸上的枣红色都蔓延都脖颈上面了。

    他原本就家贫,手上就一把粗制滥造的长枪,说是护身还行,若真的到了战场上,怕是抵不过对面的精铁武器。

    “你们与我来。”

    吕煜领着三人朝着后堂大院的方向走过去。

    此时小小的院落中,有两排武器木架,上面摆满了武器。

    刀剑枪戟,应有尽有。

    “文长你是用枪的,我这里造了两把,一把是精铁大枪,重六十二斤。”

    吕煜从枪架上拿起一把比人高得多的精铁长枪。

    “这大枪乃是镔铁所造,耗费数日才造成的。”

    这大枪其实是王家府库中收集的武器,六十二斤,如果不是猛士,寻常人莫说是拿这种重枪应敌了,拿在手上没多久就脱力了。

    “接着。”

    吕煜将精铁大枪甩到魏延身前,后者伸手一接,便将精铁大枪牢牢的握在手上。

    “好枪!”

    魏延掂量着大枪的重量,后退数步,简单的来回舞动,做了几个枪术的基本动作,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多谢大哥。”

    在魏延心中,吕煜无疑是如今他心中最尊敬的人了。

    不仅给他一个好安身,吃得饱穿得暖,甚至还赠送千里马,亲自铸造兵器。

    这般贴心的大哥,上哪里找去?

    “这另外一把,就不是长枪了。”

    吕煜将青龙偃月刀从兵器架上拿了起来。

    “这把武器名为偃月刀,与当年征南大将军舞阴侯用过的兵器一样,其刀身沉重,是故战场劈杀的威力也非常人所能抵挡。”

    东汉开国功臣征南大将军舞阴侯岑彭也是个美髯公,从某种程度来说,关羽也算是他的模仿者了。

    “哦?”

    一听是舞阴侯的武器,魏延眼睛都亮了。

    从吕煜手中拿过青龙偃月刀,魏延掂量两下,双手握刀炳,蓄力朝着院中老树一劈。

    刀身直接嵌入老树之中,差点将人身粗细的老树拦腰斩断。

    “好威力!”

    魏延眼睛亮起来了,对于这青龙偃月刀的喜爱,比之方才的精铁大枪还要胜过不少。

    “大哥,我便要这把偃月刀了。”

    “好!”

    吕煜笑了笑。

    “英雄配宝刀,方能发挥实力。”

    接下来,吕煜又赠宋猛精铁大枪,张平镔铁大砍刀。

    至于吕煜与王宁,都是精铁长剑。

    今日选好武器,明日...便要除山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