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二十四章 军中禁令不可违
    短时间内,这些人无法成为精锐,但这不代表吕煜不想让他们成为精锐。

    日后行军打仗,拼的就是精锐。

    而军中士卒能否做到令行禁止,就是衡量一支军队是否精锐的重要标准。

    在这个时代,士卒们能够做到令行禁止,便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精锐之师了。

    毕竟以这个时代的动员能力,十万人的大战,说好听点是大战,说难听点就是打群架,混战。

    士卒常常是跟着旗帜跑的,大多数连军令都听不懂,在战场上,一旦跟丢了队伍,便马上成为无头苍蝇。

    而且,战争中死掉的人,往往不是在正面交锋的,敌方溃败之后被踩踏,被追杀收割死掉的人才是大头。

    吕煜要训练出一支精锐部队。

    他现在还有时间。

    这三百人,便是吕煜军队的骨架,先训练出三百人,六百人,日后再依照这个骨架扩充兵力。

    先要有骨架,才能造出巨人出来。

    吕煜站在高耸的土丘上,看着身前衣衫褴褛的乡勇,决定先来个动员演讲。

    “队率什长已经甄选完成,我知晓里面其中有人未被选中,心中不免沮丧,但我告诉你们,你们不需要沮丧,这队率,什长,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我问你们,可有抱负?是吃得饱饭?还是封妻荫子,亦或者也成为衣食无忧的贵人?”

    那些乡勇抬头看向吕煜,眼中迷离,成为怎样的人,他们其中有许多人想过,但想成为像吕煜一般的贵人,封妻荫子,即便是里面最会做梦的,也不敢如此做梦。

    他们大字不识一个,只有一身力气,现在更是将命卖给了吕煜,换取一日三餐饱肚。

    温饱尚且不能满足,哪里有多余的力气去思**?

    “俺只想吃饱饭,不被饿死就满足了。”

    “对,俺想着给我老田家留个后,如果能娶个漂亮婆姨就更好了。”

    “俺们哪里敢成为贵人这样的人,贵人赏口饭给我们就好了。”

    ....

    你可以说他们短视,也可以说他们淳朴。

    但这就是千千万万中国农民最真实的写照。

    容易被满足,吃苦耐劳。

    “日后战场搏杀,靠的就是手中刀剑,若你不勇猛,你的头颅就会被他人所取,你的战友不勇猛,那你们一什乃至一队人性命将会不保。我知诸位只是想吃饱饭,穿暖衣,但如果能够每日喝酒吃肉,身边有个丰腴婆娘,我看诸位也不会拒绝罢?”

    “那当然了,若能够娶得好婆姨,日日喝酒吃肉,俺们就是死了也值。”

    “你们既是跟了我,日后我保你们个个吃香的喝辣的,好看的婆姨一个不够可以娶两个,这是我的承诺。”

    吕煜此话说完,下面三百多人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细语起来了。

    若换做是其他人说出这番话,他们恐怕会嗤之以鼻。

    须知因为动乱的原因,粮食原本就不足,用粮食酿造的酒就更少了,更不用说肉这种东西,向来是一年只能吃几次的。

    便是中央禁军,也不能做到日日吃肉。

    但这番话是面前这位孝廉郎说的,这就不一样了。

    贵人说了让人扛木给十金就给十金。

    贵人是说话算话的人!

    “俺们相信贵人,俺们愿意给贵人卖命!”

    “对,俺们愿意卖命!”

    “贵人要俺们做什么俺们就做什么。”

    他们出身低贱,但也认理,吕煜做出南门立木的事情,已经是得到了这些乡勇的信任。

    吕煜满意的看着场下,说道:“但要拼个日日能够喝酒吃肉,可不容易,这可是需要吃苦的。”

    吃苦?

    一想到晚上可以抱着香喷喷的婆姨睡觉,天天可以喝酒吃肉,这些莽汉哪里还怕吃苦?

    “俺们不怕吃苦,俺们最能吃苦了。”

    “贵人有什么吩咐,可以直说,俺们都扛得住,就算现在去除山匪,俺们也不怕。”

    只要饼画得够大,让这些人去送死恐怕都没什么难度。

    当真是都是老实人。

    “我自然不想要诸位去送死,我说的吃苦,是训练上的吃苦,诸位既然是当了乡勇,那便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到了战场,不是对面死,就是你们死,这是要命的事情。”

    “我知道你们不会枪法刀法,我已经请了禁军枪法教头来教你们枪法,这可是你们日后安身立命的东西。”

    教枪法?

    这些士卒一个个都激动起来了。

    枪法虽然不如家学,但去学的时候也是需要交束脩的。

    毕竟这也是吃饭的东西,有好枪法,也算是有了一技之长,寻常人岂会轻易教授?

    以他们的条件,换做平常,哪里交得起这个束脩?

    尤其对方还是禁军教头?

    况且穷读书,富学武,若是练枪法,那伙食定然不会太差。

    贵人居然为了他们专门请了禁军枪法教头,这些士卒心中感动不已。

    这是将他们的命当回事了。

    “俺们多谢贵人,贵人放心,枪术我们一定好好学,山匪害了俺们不少乡亲,俺们也一定帮贵人破了。”

    吕煜摆了摆手,也是让下面激动的声音为之一静。

    “枪术训练,自然艰苦,但我要说的是不仅如此,还有军中禁令。”

    禁令?

    不仅下面站着的一群士卒脸上发愣,宋猛也是愣住了。

    他在右北平打鲜卑人的时候,军队里面也没多少禁令的。

    “贵人尽管吩咐,俺们一定遵守。”

    “好。”

    吕煜开始宣读禁令了。

    “第一条禁令,就是阵中不许大声喧哗吵闹。”

    之所以将不许大声喧哗加入禁令,是因为军队的进退移动、作战指令等,都由军中旗帜和金锣战鼓指挥。

    大声喧哗,自然让作战指令无法传递出去了。

    尤其是夜间宿营的时候,一旦声势起来不受控制,那么在将军收拢队伍前,很大可能发生营啸的不利事件。

    “第二条禁令便是不许当逃兵。”

    “凡是在同一个队的士兵,有一个逃跑了,剩下的士兵都要受到军棍捆打的处罚,然后一半人留守监视,另一半人负责出去把逃兵抓回来。如果没有抓到,那么一队人一日两餐皆无肉食可吃,逃的人多了,整队遣散,不再录用。”

    如果说前面第一条禁令场下三百人还面色如常的话,听到第二条禁令,他们脸色都有些变换起来了。

    主要是一日三餐无肉食可吃...

    整队遣散,不再录用...

    这两句话实在是太致命了。

    乡勇之中尚且有的接头接耳的声音,都为之一静。

    “第三条禁令便是军中赏罚分明...”

    吕煜一条禁令接着一条禁令的说出来,足足有八条。

    关乎行军打仗,安营扎寨,赏罚交流...方方面面基本上都包括在这八条禁令里面了。

    “你们可听明白了?”

    “明白了。”

    下面的人一声大吼,声音倒是中气十足。

    “不过俺们怕之后忘了...”离吕煜近的一个什长摸了摸后脑勺,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明日我会在队中安排副官,他们认字,每日会在你们面前宣读禁令,丑话放在面前,若是你们犯了禁,就别怪军法无情了。”

    “俺们明白。”

    在吃得饱饭,又有婆姨酒肉的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现在这些乡勇各个都是士气旺盛,又哪里敢犯了禁令?

    这要是被贵人赶出去了,哪里去找这样衣食无忧的工作?

    像这般卖命还可以学枪术吃肉的主公,其他地方还有吗?

    “既是如此,诸位今夜便好生歇息,这几日互相熟知,等教头来了,便开始练习军阵枪法。”

    “是!”

    三百多人的回答非常洪亮,整齐划一。

    .......

    今日份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