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十九章 声势赫奕事成矣
    “商君立木?”

    王宁想了一下,脑中依稀有着一星半点的记忆。

    “好似听说过这个故事。”

    “商君用这些钱财收买了不少勇士,额,这两根木桩,是用来做什么的...”

    吕煜嘴角抽了抽。

    你根本没有听过这个故事好吧。

    简单的将商鞅南门立木的故事给王宁说了一遍,后者脸上也是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如此,咳咳,是我记错了。”

    王宁小脸微红,咳嗽两声之后赶忙转移注意力。

    “那公明你打算从何开始?”

    “先将五铢钱、黄金放在台上,然后放出消息,半个时辰之后谁能将这木桩扛起来,从南门穿过集市到北门,一个来回,便送他十金!”

    十金?

    王宁脸上有着肉疼之色,而在一边看着的小吏眼睛都直了,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郎君,这十金...会不会太多了一些?”

    吕煜轻轻摇头。

    “十金之数,才够嘘头。”

    “那...”

    其中一个小吏脸上露出迟疑之色,但还是马上问了出来。

    “不知我等可否去扛木?”

    十金之数,对他们这种小吏来说,已经不算是一个小数目了。

    如果依靠他们的俸禄的话,数年加上勤捞外快,恐怕才有这十金之数。

    “自然不行。”

    “三位放心,我早已准备好了礼金赠送诸位,此事事关除贼,你们三人配合就是了。”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最后重重点头。

    他们是吕延的亲信,自然不敢违逆吕煜的话,最起码是在明面上不敢忤逆。

    只是...

    这十金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三人心里面已经是开始打起了小算盘来了。

    “既是如此,我等便下去布置相关事宜了。”

    吕煜轻轻点头,算是默认他们离开了。

    “公明,我看这三个人是舍不得这十金被他人索取,那扛木之人,恐怕会是这三个人找来的。”

    “十金之数,数目巨大,他们心生贪念可以理解。”

    “那你还不阻止?此事有失公允之处若是被外人知晓,恐怕不仅达不到郎君想要的效果,反而事与愿违。”

    不料吕煜却是轻轻拍了拍王宁的肩膀,打趣道:“子静不会以为,我没有派人过去扛木?”

    这托,肯定是要有的。

    王宁眼睛瞪得直溜溜的。

    “公明,这...”

    这无奸不商,怎么到你王宁这里就变得这么憨了呢?

    “放心,今日不过是开胃菜而已,三日之后,才是重头戏!”

    没错,这就是吕煜的改良版的南门立木。

    今日所造不过是嘘头,半个时辰,能够找来多少人?

    此处又不是秦国王都,没有多少人,信息传播速度也绝对没有快过秦国政治中心的栎阳,要想此事造成足够大的影响力,就需要时间来酝酿。

    而这三日,正是吕煜给自己,给招募乡勇造势的时间。

    “也就是说,今日只是演戏?”

    “今日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半个时辰之后,高台之前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吕煜与王宁此时在县城城墙上眺望,知晓这黑压压的一片人不过数百之数而已。

    “时间差不多了。”

    王宁轻轻点头,默默的跟在吕煜身后。

    这才跟了吕煜一日,但王宁便已经受益匪浅了。

    “公明会不会多虑了?你看着数百人都来了,影响也不会小了?”王宁斟酌片刻,试探性发问。

    “子静多想了。”

    吕煜拉起裤脚,小心翼翼的下着墙梯。

    “这数百人之中,多是被高台上的黄金五铢钱吸引,况且这数百人多是县城中人,要想消息传到县中各地,乃至于其他郡县,光靠这三百人是远远不够的。”

    “啊?”王宁脸上惊愕。

    “只是除匪之事不就是成皋一县之事吗?为何还要让消息传到其他郡县?”

    “子静觉得名声越大越大,还是越小越好?”

    “自然是越大越好。”

    “那便是了,我吕煜的名声传到其他郡县,才是目的,光靠成皋一县,又有多少英才?”

    这次除匪,原本就是吕煜的个人营销而已。

    若是能因为此事吸引到汉末的能人志士,那才是赚翻了!

    “王宁明白了。”

    好在大舅哥虽然天真,倒是不傻,一教就会,还算是可造之材。

    “让一让,让一让...”

    陈三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硬是挤出了一条可过人的缝隙。

    王宁颇有些狼狈的上了高台,心中还稍稍有些心悸。

    “好在带了卫士过来,加上县中也来了不少衙役,不然这黄金五铢钱都要被人抢去了。”

    “有胆敢抢,也要有命来花。”

    吕煜手按在佩剑上,目光都没有在高台上的五铢钱与黄金停留片刻。

    他扫视了台下众人,然后走到高台最中心。

    “诸位,静一静。”

    吕煜扬了扬手,台下原本嘈杂如菜市场的杂音为之一静。

    众人知晓,主事人来了!

    “在下吕煜,今日铸高台张贴招贤令,便是想要为我成皋除贼,为诸位解除后顾之忧。”

    吕煜此话刚说完,下面叽叽喳喳的声音又起来了。

    “吕煜?你们听说过吗?”

    “俺知晓,这吕煜是俺们成皋县的孝廉郎,听说洛阳好几次召孝廉郎去做官,都被孝廉郎拒绝了。”

    “不止嘞,俺可是听说当大官的都求着他去洛阳做官呢!”

    “啊?这位郎君居然如此有本事。”

    ......

    “诸位先等我把话说完。”

    吕煜看着下面的反应,心里颇为满意。

    他吕煜在成皋的声名自然不显,下面的人之所以疯狂吹嘘他,不过是收钱办事而已。

    在被人‘科普’之后,众人看吕煜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之前的目光随意,如今众人看着吕煜的眼神里面多少都带点敬佩与自豪。

    这是俺们成皋人啊!

    “所谓言必信者行必果,今日此处有一个木桩,只要将它从南门抬到北门,再抬回来了,这十金,便赠与这位勇士!”

    十金?

    抬木?

    众人看着高台上被阳光照射,金光闪闪的马蹄金,眼睛都直了。

    “会不会是骗人的啊?”

    “大伙儿可知道十金有多少?”

    “可以买好多好多的大饼,以后都不怕饿肚子了。”

    “俺觉得是假的,那木桩不过百斤,多的是人能够扛得起。”

    ........

    十金之数对这些百姓来说,数目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

    这些人中,有的甚至是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黄金的模样。

    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到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了。

    但是...

    不知者不相信,被三个小吏知会过的人,已经是向前踏出一步了。

    “我来!”

    只不过他还没从人群中挤出来,反倒是被一个魁梧壮汉抢先了去。

    “不行,让我来!”

    那被小吏知会过的人哪里肯见口中之肉被人叼了去。

    “嗯?莫非不知道先来后到的道理?再者说,你是要与我比划比划?”

    这游侠身形魁梧,此时一脸阴沉,目光都是带着杀气的,一看便不是易于之辈。

    咕噜~

    那汉子咽了一口口水,哪里敢与这游侠争锋。

    “敢问壮士大名?”

    “我乃荥阳张平。”

    “张平?是快刀手张平。”

    “听说他身上背了好几条人命,居然还敢光天化日出现。”

    “朝廷现在可没功夫去追缴快刀手。”

    .....

    那汉子见面前这游侠居然是快刀手张平,便更加不敢与之争锋了。

    只是看向高台上闪着金光的黄金,脸上露出可惜与不甘之色。

    早知道自己不需要顾忌这么多了,直接冲上去好了,哪里会被这个快刀手抢先了!

    唉!

    我的黄金啊!

    “你方才可听了我说的话?”

    “自然。”

    张平重重点头。

    “将这木桩抬到北门再抬回来,对我张平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这木桩可不轻啊!”吕煜在一边好心提醒。

    “莫说是一个了,两个我也抬得起,就怕孝廉郎说话不算数。”张平还以为吕煜是看不起他。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

    快刀手张平也不废话,先往自己手掌上吐了口唾沫,这才上前去抬木桩。

    “啊!”

    张平怒吼一声,脖颈上青筋暴涨,居然是一只手就将木桩抬了起来。

    再看他右脚一踢,居然是将另外一个木桩也踢了起来,右手顺便将木桩夹住。

    “好力气!”

    场下的人大多是看热闹的,见到张平居然如此勇猛,连连拍手鼓掌。

    “这家伙倒有点本事。”吕煜心道。

    “走起!”

    这两个木桩合起来至少两百斤,但这张平扛着两百斤的木桩居然还能健步如飞。

    果然是好力气。

    张平一走,那些围观的百姓纷纷跟上去,就是想看着张平能不能将两个木桩抬回来。

    “郎君,不跟上去?”

    吕煜轻轻摇头。

    “等着他回来就好了。”

    王宁忍着跟上去看热闹的冲动,默默的站在吕煜身后。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城门口马上又喧闹起来了,吕煜知晓,这个张平回来了。

    不同去时意气风发、扛着两条木桩的张平,回来的时候张平已经是气喘吁吁满身大汗了,肩上的木桩也由两条变成了一条。

    这就是装逼不成的下场。

    碰~

    木桩被张平抛了下来。

    他吐着舌头,将上衣都脱了下来,身上冒着阵阵热气。

    “这十金可归我了?”

    “自然。”

    当即有侍卫端着十金红盘,将他交到张平手上。

    “孝廉郎言出必行,一言九鼎,张平佩服!”

    接过十金,张平将马蹄金放在嘴里咬了咬,看到上面有浅浅的牙印之后,也放下心来了。

    而快刀手张平收到十金之后,下面看戏的人脸上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

    “孝廉郎居然真给了。”

    “扛个木桩居然真给十金!”

    “俺也要扛木桩,俺也行。”

    ......

    场下看戏的人追悔莫及,之前他们是在看快刀手以及吕煜的笑话,现在是觉得自己是傻子。

    白白看着这十金给张平拿去了。

    不过...

    这高台上还有十金,还有两箱子的五铢钱,他们还有机会!

    场下人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

    求推荐票收藏,这对我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