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十六章 招贤令出养名声
    在王家吃了一顿丰盛的,也是吕煜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得最好的一顿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吕煜也是起身告辞了。

    “岳丈,时候不早了,我便先回去,思量除匪细策。”

    王恩点了点头,身子晃了两下,只觉得腿都有些软了。

    他今天颇为兴起,与吕煜对饮喝得也特别凶,结果他人晕晕沉沉的,吕煜却像是给没事人一般。

    “人老了,酒都喝不过人了,想当年我王恩也是十里八乡喝酒的好手,常常三四个人才能喝得过我一个,现在老了,不行了啊!”王恩摸了摸肚皮,表情唏嘘,像是在追忆年轻时候的峥嵘岁月一般。

    “父亲,我听二叔说,你以前也是酒量不行的。”耿直同学王宁喝得半醉,无情的将自己父亲揭穿了。

    “咳咳。”

    这个小兔崽子,真是皮痒了。

    王恩老脸微红,赶忙转移注意力。

    “现在时候确实不早了,宁儿,这几日你便跟在公明身后,好好看好好学。”

    说完,王恩转头看向吕煜,满脸带笑的说道:“我这不成器的儿子,你尽管使唤,要打要骂随便,不必客气。”

    王宁小脸一垮。

    “父亲,我可是你的亲儿子。”

    哼。

    王恩瞥了王宁一眼。

    方才揭我短的时候不想想你是我亲儿子,现在倒是想起来了。

    “公明,记得打的时候要用藤条,抽人...抽人才痛。”

    说完,王恩摇晃两下,直接倒在桌塌上,居然是醉死过去了。

    难怪满口胡话,原来是喝醉了。

    这酒量...

    吕煜轻轻摇头。

    “送岳丈去房中歇息罢。”

    “是。”

    周围服侍的婢女与青衣奴仆连忙上前将王恩扶出堂间。

    “走罢。”

    吕煜缓缓出府,而王宁则是短上半步跟在吕煜身后。

    “那个...公明,你不会真的会打我罢?还用藤条?”

    吕煜停步,转身看向王宁,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不会了。”

    呼~

    王宁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那我就放心了。”

    “我会用皮鞭,打起人来那才叫爽快。”

    “好你个吕公明,还真想打我不成,你别忘了,我可是你大舅哥,日后你想送我小妹礼物,还得经我手。”

    “我可以让婢女去送。”

    “我与芸儿相熟,可以让你偷偷去看一眼我家小妹,婢女岂能?”

    这家伙,都不知道我已经见过你家小妹了。

    “子静兄,你醉了。”

    “不,我没醉...”

    话还没说完,王宁就是一声惨叫。

    “啊~”

    “谁在路上挖了坑。”

    你都走到池塘去了,还说没醉。

    吕煜将王宁从池塘中拖出来,让下人给他换了一身衣裳,再灌了一碗醒酒汤。

    不想王宁醒是醒了,结果俯身将中午吃下去的东西全吐出来了。

    王恩王宁这父子俩,酒量都不行啊!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挺有用的信息。

    王恩王宁酒量不行,以遗传学的角度来看,王芸的酒量,恐怕也很差。

    不错。

    下次若是有机会相见,得带壶酒过去,最好是烈酒!

    ....

    “姑娘,姑娘,姑爷走了。”欢儿气喘吁吁的前来报信。

    走了?

    王芸腾地一下从床边站了起来。

    “父亲和大哥呢?”

    “老爷醉倒了,现在在书房歇息,大郎跟着姑爷坐着马车走了。”

    “那...”

    王芸手上抱着吕煜的佩剑,小脸红扑扑的,问道:“那她们就没有提起我与吕郎的婚约之事?”

    欢儿重重摇头。

    “那他们聊什么?”

    “老爷与姑爷聊书法,聊山匪,喝了很多酒,老爷醉倒了,大郎也半醉了,姑爷脸都不带红的,姑娘,我们家姑爷的酒量可好了。”

    书法、山匪!

    哼!

    王芸小嘴都撅起来了。

    “还以为他不是呆子,就是呆子,哪有人送信物送的是佩剑?”

    说着气冲冲的将佩剑扔在床榻上。

    “姑娘,既然不喜欢,那我就带到欢儿的房间去了。”

    “你敢!”

    王芸将佩剑重新抱在怀中。

    “你这丫头,现在都敢跟我抢东西了,不仅身子长开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嘻嘻嘻,我就知道姑娘是在意姑爷的,我听老爷说了,姑爷是做大事的人,肯定不会像寻常百姓一般夫妻俩都腻在一起,便是老爷,待在夫人身边的时间也是极少的,何况姑爷是要做大事的人。”

    王芸眼睛微亮。

    那吕郎送我佩剑,是想着我日后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吗?

    越想,王芸便也觉得越有可能!

    若吕郎是做大事的人,那我可不能拖了他的后腿!

    “欢儿,从今天开始,我们要练剑,看书,我看吕郎身子骨稍弱,以后我们在身边,也可以保护他!”

    欢儿脸色古怪。

    “姑娘,不是姑爷保护我们吗?怎么变成我们保护他了?”

    “去去去,今天开始你就去武场,偷偷看那些侍卫是怎么练的。”

    “啊?”

    欢儿小脸通红。

    “这..这不好罢?”

    那些侍卫练武的时候,上身都是不穿衣服的。

    “不去?”

    “不去!”

    王芸搓了搓手,意思不言而喻。

    “就是打屁股也不去。”欢儿难得也倔强起来了。

    “你胆子也太小了,那只能等二叔回来之后,偷偷去请教他了。”

    想到以后她握着剑挡在吕煜身前,吕郎瑟瑟发抖的模样,王芸整个人都嘿嘿傻笑起来了。

    欢儿偷偷看了王芸一眼,小嘴嘟嘟。

    姑娘一定坚持不了两天,我自己跟自己打赌!

    ..........

    来时一马三扈从,去时乘坐高头大马车,身边还有个脸色难看,像极了晕车模样的王宁。

    “吁~”

    “二郎,到家了。”陈三从外面探进来一个头。

    “知道了。”

    吕煜转头看向王宁。

    “要我扶你?”

    “不必。”

    两人一前一后从马车上下来,而家中庭院门口,吕伯奢也已经是寻声赶来了。

    “晚辈拜见吕伯伯。”

    “原是王家大郎,请。”

    家中奴仆将王宁迎了进去,吕伯奢却是将吕煜拉到一边。

    “此次去王家,目的可达成了?”

    吕煜重重点头。

    “自然是达成了。”

    “那几时成婚?”

    “额...”

    看来我们两人的目的不是同一个。

    “择日,此事不急...”

    吕煜缓缓将今日在王家乌堡内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是捡了一些重要的来说的。

    “你居然还敢与王家打赌?那山匪岂是你能对付的?”

    “父亲放宽心,孩儿早有计量。”

    “你啊!”

    吕伯奢轻轻摇头。

    “也罢,莫要怠慢了客人。”

    自己是老了,只想着自己的这个几个儿子顺顺当当的,娶妻生子,一生平平安安。

    但煜儿的志向,明显不止于此的。

    王宁正儿八经的端坐在堂中,面如金纸,但比之在马车里面的状态,已经是要好太多了。

    “公明,十日之内除山匪,你准备先从何处入手?”

    吕煜拍了拍手,说道:“明日在县君处入手。”

    县君?

    王宁愣了一下。

    “这牛头山山匪之所以越聚越多,很大的原因是县君敛财过甚,逼得百姓上牛头山为匪,而且县君吝啬,恐怕难有帮衬之处。”

    王宁对成皋县君的印象很不好。

    好几次这县君甚至把主意打到了他王家头上,要不是他家也有一个做县尉的二叔,恐怕少不了被这县君盘剥。

    “再是不济,县君也是成皋一地主官,我欲剿匪,必须要有大义傍身。”

    “大义?”

    “不错。”

    吕煜微微颔首。

    “若无大义,我何德何能前去招募乡勇?况且剿匪之事,原本就是要搞出声势来,而且声势越大越好,若能说通县君张贴告示,将剿匪大事托付与我,有大义,我便能将大义化成大势!”

    王宁重重点头。

    “是我短视了。”

    “那些被逼上牛头山的,多是南坡村,十八板村的百姓,你可有认识的人?”

    “公明是要找内应?”

    吕煜微微颔首,算是承认了。

    “在成皋一地,我王家找个人何其简单,你放心,明日便可以将人给你带到。”

    “好!”

    这便是王家的作用了。

    虽然登不上大雅之堂,但是作为三郡之地的地头蛇,做一件事太简单不过了。

    “子静兄酒醉,先去歇息歇息,今夜好生歇息,明日做起事来才有力气。”

    王宁点了点头,但是他跟着吕煜过来可是要学个一招半式的,现在怎么可能去睡觉?

    “那公明要去作甚?”

    “等明日说服县君之后,是要张贴告示的,现在得空,稍稍润色一篇招贤令。”

    润色招贤令?

    王宁脸上却是不以为然。

    “县中大多是粗人,你便是再有文采,写出来的招贤令也该挂到缑氏县或者是京畿城门,成皋恐怕无人能知你的文采。”

    王宁话中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成皋大都是粗人,写得再好也没用。

    但...

    这份招贤令,吕煜原本就不是写给成皋的这些乡勇看的。

    “县中自有贤人,如今我身侧无可用之人,若能以招贤之令,得到一两人,那我也就满足了。”

    汉末群雄争霸,本质上也是人才的较量。

    谁账下拥有的人才多,谁便更强!

    当然,主公的作用也很大,像是贤才遇到后期袁绍,也是为之奈何。

    吕煜现在倒是知道荀彧荀攸就在洛阳。

    可惜颍川荀氏高门大族,未必看得上他。

    大才暂时得不到,能得些中等的也行。

    况且,借助王家生意网络,只需要‘不经意’的将这招贤令传播出去,待被有名望的人看到,夸奖两声,这就是名声。

    名声在乱世之中何其有用。

    贤才会自动找上门来,而不需要你去请。

    此次剿匪,吕煜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将自己推销出去,让天下也知道,成皋有一个叫吕煜的贤人。

    这就够了。

    除匪并非目标,而是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