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十四章 少女怀春漫情丝
    “不打开看看?”

    “才不看。”说完王芸小力的跺了跺脚,没好气说道:“大哥就先去做你的正事去了。”

    说着小力的将王宁推出院门。

    碰的一声,院门关闭,只留下一个在院门口稍稍发愣的王宁。

    “这...”

    女大不中留啊!

    这还没入吕家门,便不将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了。

    不过想到吕煜对自家小妹来说,也算是极好的归宿,王宁心中稍显安慰,那种自家大白菜给猪拱了的感觉也变轻了不少。

    他王宁最是宠溺自家小妹了。

    常常带些好玩的物件过来,除了都是同母所生之外,更多的,也是想要让她过得快快乐乐。

    毕竟女儿身与男儿身不一样,王芸自记事以后,便很少出王家乌堡了。

    像他这种人家,家中女眷从来都是联姻的工具...

    不管是吕煜还是府尹郎君,对她来说都是没有任何选择的。

    王宁摇了摇头,决定先不想这些了。

    而在小院中,王芸背靠着院门,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锦囊拿出来,细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

    这锦囊平平无奇。

    翻来覆去看了锦囊好几次,王芸最后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姑娘,你拿着这囊包,不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来回摆弄做什么?”

    “欢儿你说,这囊包里面装的是什么?”

    欢儿眨巴着眼睛,嘴咬着食指,做出努力思考的模样。

    “难不成是吃的?”

    “吃吃吃,你整天就想着吃,难怪你长得这么胖,当心姑爷日后不收你。”

    欢儿先前挺了挺,她虽然年纪不大,但胸前已经是颇具规模了。

    相比王芸,那真是珠穆朗玛峰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差别。

    “姑爷喜不喜欢欢儿不要紧,姑娘稀罕欢儿就够了。”

    “你这傻丫头。”

    王芸对比了下两人的规模,很识趣的没有再进行胖瘦之间的话题。

    “吕郎举了孝廉,我猜里面写的是情诗。”

    想了一下,王芸又摇了摇头。

    “像吕郎这般读书人,应该想不到写情诗这档子事来的。”

    王芸之前见过那种读书人,当真是嗜书如命,哪里会懂这些男女之情。

    下意识,王芸已经将吕煜看做那种直男‘书呆子’了。

    “姑娘你打开不就好了?何必在这里白费脑筋。”

    “你这傻丫头懂什么,万一只是几个字的问好,不是太让人失望了,想还不许我想了。”

    王芸嘴上是哼哼唧唧,但最后还是满怀期待的将囊袋拉开。

    里面只有写满字的丝帛,没有玉佩、青丝这种东西。

    王芸确认再三,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我之前听姑母说,男女之间都是会互送信物的,吕郎果然是书呆子,什么都不懂。

    嗯。

    这丝帛也是普通的丝帛,居然还不是蜀锦。

    展开丝帛,王芸眼睛微亮。

    “居然真的是情诗。”

    吕郎不是书呆子!

    太好了!

    “真的吗?”欢儿也凑了上来,细细端详,可惜她不识字,只觉得那些字就像是一只只蝌蚪一般,根本不知道这诗写的是什么。

    “姑娘,念出来听啊。”

    “念了你也不懂。”话虽如此,王芸还是将丝帛上的诗赋缓缓念了出来。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王芸念着念着,眼神不觉得柔和起来,她的眼睛通透而明亮,如同一泓清泉,又像水汪汪的葡萄,莹莹起水雾。

    “姑娘,姑娘...”

    欢儿叫唤几声,看到自家姑娘还在发呆,忍不住摇了摇手。

    “啊?什么?你在说什么?”

    “姑娘,姑爷写的诗是什么意思啊?我看姑娘都看痴了。”欢儿一脸幽怨的看着王芸。

    “就是..就是情诗,情诗你要我如何说。”

    王芸小跑到秋千架上,人倚靠在秋千绳上,两个脚掌像是在划水一般,一蹬一蹬的。

    “欢儿,吕郎好像还没见过我对吧?”

    欢儿认真思索,片刻后重重点头。

    “没有。”

    “那他做梦,怎么梦到我啊?”

    欢儿不明白自家姑娘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只好敷衍的说道:“梦里应该是什么都有的。”

    王芸眼珠一转,脸颊勾出梨涡来了。

    “欢儿,你出去打听打听,现在吕郎可还在府中?若在府中,在何处?”

    欢儿一脸狐疑的看着王芸,道:“姑娘,你不会是想要与姑爷私会吧?”

    王芸脸色一黑。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私会何种粗鄙之语,你在哪里学的。”

    “我听后厨的人说的,两人若是没成婚前偷偷见面,就是私会。”

    “去不去给我打听消息?”

    王芸搓了搓手,眼睛却是瞟向欢儿的屁股。

    欢儿连忙后退两步,连连点头。

    “欢儿去还不成。”这语气别提有多委屈了。

    “这丫头。”

    看着欢儿的背影,王芸用力一蹬,秋千便荡了起来,她手上看着丝帛上的情诗,心儿也像着秋千一般,也荡了起来。

    没过多久,欢儿便喘着粗气回来了。

    “打听到了?”

    王芸直接从秋千上跳了下来。

    欢儿重重点头。

    “就在院门外的凉亭里面,不过大郎也在那里。”

    大哥也在。

    那怎么去见吕郎?

    王芸眉头微皱,但片刻之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人差点都要跳起来了。

    “欢儿,我们回里屋,你应该还有多余的衣物罢?”

    “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欢儿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我想到去见吕郎的好主意了。”

    “什么主意?”

    “等我换上你的衣服就知道了。”

    等王芸将她的办法说出来之后,欢儿头摇得跟一个拨浪鼓一样。

    “不行,欢儿不能答应姑娘。”

    “姑娘,你偷偷去见姑爷,万一给别人看到了,那...那多不好啊!”

    王芸心里也有点发虚,但她今日一定要见到吕郎!

    想到这里,心里便充满了力量。

    “放心,不会被发现了,你去将我大哥引出来,就一会,我就在旁边偷偷的看吕郎一眼,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看到欢儿一脸怀疑的模样,王芸手指着天。

    “对天发誓。”

    “不许骗我。”

    “我何时骗过你。”

    不料听到这句话之后,欢儿认真思索,一本正经的掰着手指说道:“上次姑母来教女红的时候,你就骗我说身体抱恙,还有上上次...”

    王芸满脑子黑线。

    “傻丫头,照我说的去做。”

    欢儿执拗不过王芸,只好点头。

    “万一大郎怪罪...”

    “大哥最是宠我了,你放心,他不敢拿你如何的。”

    听到这句话,欢儿才重重点头,看着欢儿出了小院,王芸到自己房间里面,从梳妆台下拿出一个红漆小箱子,轻轻打开,最上层的便是一个青翠色的香囊荷包。

    匆匆装上香料,王芸便将香囊荷包放在袖口里面,低着头便出了小院。

    .....

    内府门外的凉亭中,吕煜与王宁温酒对饮,这话是越说越多,王宁便也觉得面前这个少年郎越值得结交。

    渊博是王宁的第一感受,而深不见底,则是王宁的第二种感受。

    与吕煜越聊越多,王宁甚至已经相信吕煜绝对能够将牛头山的匪患平定了。

    这种感觉没有道理,但你就是相信。

    吕公明身上有着特别的魔力。

    就在这时,欢儿也趋步而来。

    “大郎,姑娘有事找你。”

    欢儿强打精神,对着王宁说道。

    “芸儿?”

    王宁喝了半醉,但还是站起身来。

    “是何事?”

    “姑娘也没告诉奴婢。”

    “这芸儿,不知道又再想什么鬼主意。”

    嘴上是这么说,王宁还是站起身来,对着吕煜欠身告罪。

    “公明,我去去就来。”

    “无碍。”

    吕煜看着女婢欢儿,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王宁走了没多久,又有人来凉亭了。

    “子静兄已经去了内府,恐怕你需要稍作等待了。”

    “我就是来找吕...姑爷的。”

    “哦?”

    吕煜抬头向上看,眼睛微亮。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这女婢虽然穿着女婢服饰,但气质与之前来的女婢完全不一样。

    “找我作何?”

    王芸仔细的端详面前的吕煜,心中越发满意了。

    真...

    真好看!

    “我家姑娘要我送件东西给姑爷。”

    说着从袖口取出青翠色的香囊荷包。

    “这...”

    在接过荷包的时候,吕煜特意看了一下这女婢的手。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纤纤软玉削春葱,长在香罗翠袖中。

    这手可不像是女婢的。

    吕煜将荷包放在鼻间轻嗅一口,清香让人为之一清,酒气都被冲散了不少。

    “多谢。”

    “谢我做甚,这是我家姑娘亲自做的。”王芸受不了吕煜的眼神,低着头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我身上也没带什么物件,不如这样。”

    吕煜将倚在凉亭便的长剑拿出来。

    “这是我随身佩剑,便送与姑娘了。”

    佩剑?

    王芸上前接过佩剑,但剑身沉重还在王芸的预料之外。

    “我替我家姑娘谢过姑爷了。”

    这家伙,倒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我那未婚妻了。

    “姑娘衣服大了些,可要去改小一些。”

    王芸脸上露出慌张之色,连忙对着吕煜行了一礼,逃一般的快步出了凉亭。

    吕郎...是不是看出我来了?

    王芸脸上红扑扑的,就像是做了坏事被家长抓到的心情一般。

    刺激,又带着一些羞恼。

    王芸转身看向凉亭,不想凉亭那个男人一直看着她。

    王芸这下子是彻底慌了,小脸变成熟透的红苹果,她跺了跺脚,头也不回的跑回内府。

    凉亭中,吕煜看着手上的香囊,轻轻嗅了一口。

    自己的未婚妻,倒是挺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