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十章 商贾逐利太短视
    “咳咳。”

    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王宁也是回过神来了。

    “公明如今既然及冠,然尚未有官身,此事不急。”

    王宁话语中的推脱敷衍之意是直接显露出来了。

    吕煜却像是没有听明白一般,笑着说道:“如何不急?成家立业,成家立业,这家都未成,谈何立业,又谈何官身?”

    “这个...”

    今日来接见吕煜的不是他父亲王恩,而是他这个家主之子,原本就是有深意的。

    若是王恩出面接见吕煜,事情便没有了回转的余地,而他这个家主之子出面,即便是谈砸了,到时候家主出面,事情便还有回转的余地。

    昨日知晓吕煜要来拜见,王宁对今日的交谈都是做足了准备的。

    不管是未入乌堡时的刁难,还是迎接时的礼节不周,都是一步步的调动起吕煜心中的不满。

    读书人都是有气节的,吕煜心中愤懑,觉得王家人看不起他,说不定自己就将婚约解除了。

    这是王家心中想要的剧本。

    但是...

    实际上这个剧本却没有按照着预定方向发展。

    面前这个吕煜,根本就没有受到前面事情的影响,反而直接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是这个吕煜看破了我的计量...

    还是前面做得还不够过分?

    突然来的变数,让王宁有些措手不及,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我家芸儿娇生惯养,享富贵惯了,若郎君无所成就,让我家小妹受了苦,你让我这个做长兄的如何向我母亲交代?人心皆肉生长,还请郎君谅解。”

    王宁以为他说完这句话,吕煜便会知难而退,不想面前的少年郎反而是挺直了腰板,一脸感动的说道:“子静与芸儿血浓于水、手足情深,煜感佩至极,还望大舅哥放心,煜虽不才,但竭尽全力,亦是不会让芸儿受到半点委屈。”

    这就大舅哥叫上了?

    王宁脸都黑了。

    这吕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难对付。

    “郎君,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宁话还没说完,就被吕煜打断了。

    “大舅哥的意思,煜知知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吕家再不济,也是成皋望族,岂会让芸儿受苦?大舅哥多虑了。”

    这一个个大舅哥,叫的别提有多亲切了。

    王宁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王家理亏,婚约可是写得明明白白的。

    要怎么反驳呢?

    就在王宁绞尽脑汁的时候,屋外却是响起了琴声。

    琴声悠悠,清脆薄亮,像徐徐的清风拂过翠绿的竹林。

    王宁眼珠一转,马上开口说话。

    “非是我不想与你谈论婚事,而是如今朝堂有变,我王家也是掣肘其中,公明可知如今朝堂局势?”

    门外有琴声...

    吕煜瞟了一眼房外,然后再将视线收了回来。

    “董公入洛之事,在下也稍有耳闻。”

    “何止是董公入洛,少帝被废,朝堂之上,诸公不知死了多少,便是太尉曹嵩,如今亦是远逃洛阳,避祸他处。”

    前面遮遮掩掩,现在终于是要说重点了。

    看来自家大兄猜的不错啊!

    曹嵩离洛之后,吕家对王家也就没有多少帮助了。

    既是无用棋子,也不必联姻了。

    “子静,你我之间,言谈何至于隐晦至此?不如明言罢。”

    明言?

    但这是如何能够明言。

    悔婚之事,不能由我王家说出口啊!

    王宁眼珠一转,问道:“郎君可知我王家生意近况如何?”

    吕煜轻轻摇头。

    “不知。”

    “唉~”

    王宁起身,拿出酒勺,从沸腾的酒壶中舀出酒水,装满两个酒樽。

    “请。”

    说了这么久的话,倒舍得给酒喝了。

    吕煜结果酒樽,轻轻抿了一口。

    这酒就比之前喝得黄酒要烈得多了。

    只是稍稍抿了一口,胸口便暖洋洋的,这清早上沾染的寒气也是被驱散一空。

    “好酒。”

    王宁稍稍喝了一小口,才说道:“郎君应该知晓,我王家主营的就是粮食丝帛买卖,其次是并州贩马,还有青州的铁器,早先有太尉曹嵩的关系,河南河北都卖我王家一个面子,因此不管是并州贩马,还是售卖铁器,都是有利可图的。但数月之前,太尉离洛避祸,贩马与铁器生意,几乎断绝,至于粮食丝帛,也处处受到粮官刁难,府尹新上任,便是连我王家主营之粮食丝帛买卖,也有了影响,再如此下去,恐怕我王家上下数百口人便要揭不开锅了。”

    王宁自觉自己说的已经是声态并茂,就差掉几滴眼泪了,而面前的少年郎也一直点头,好像感同身受一般。

    他心想:看来事情成了一半了。

    “王家的处境,在下很是同情,只是这与我迎娶令妹有何关系?”

    看来这事情是一半都没成...

    刚刚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王宁手撑着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公明岂不知我王家这等商人,都是需要依傍主官的,太尉曹嵩在时,无人敢动我王家,只是如今曹嵩已去,便是区区成皋县令也想着从我王家咬下一块肉来,而我父亲就只有一个女儿,你看...”

    这小子终于是明说了。

    “原来子静兄要毁约?”吕煜也是将之前笑笑咧咧的表情收回来。

    “何至于说成毁约如此难听。”

    啪啪啪~

    王宁拍了拍手,说道:“新任府尹恰好有少郎君,与我小妹年纪相仿,若我家得府尹支持,如今萎靡之势便可一扫而空。”

    王宁此话说完,门外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

    有两个青衣奴仆搬来一个大箱子,箱子搬到吕煜面前,王宁直接走上前去,将箱子一开,金灿灿的光芒从箱子直透出来。

    黄金!

    一箱子的黄金。

    黄金甚至多到闪了吕煜的眼睛。

    吕煜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黄金,心中震惊万分,不过脸上的失态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吕煜就恢复原色了。

    “我知此事是我王家有错在先,此是一百金,还请公明收下,聊表歉意。”

    说完再从衣袖中拿出地契。

    “这是大河边最好的几块田地,也一同相赠。”

    黄金很多,土地也很值钱。

    但是...

    吕煜不收。

    “子静以为我吕煜是见钱眼开之人?”

    王宁上前拍了拍吕煜肩膀,非常惋惜的说道:“公明,我知晓你文武全才,又是孝廉出身,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可惜如今我王家困顿,非此法不可破局啊!”

    若非吕家不是一般人家,而吕煜又是孝廉出身,否则他王家也不至于如此小心翼翼对待,早就直接扫地出门了。

    “哈哈哈!”

    吕煜扬天大笑一声,之后重重摇头。

    “墨翟曾言:志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今日我再送你一句:人无忠信,不可立于世。”

    “公明慎言。”

    王宁眼神已经是变得非常阴沉了。

    “你与我王家无缘,此是天公之意,我等也无办法,公明若觉得我王家待你不周,你大可提要求,我王家一定让公明满意。”

    在王宁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是钱财解决不了的。

    如果一件事解决不了,那一定是钱给的不够多。

    理论上要让吕煜满意的话,多给钱财确实是够的。

    吕煜要举大事,要起兵,需要很多钱。

    但这不是一个小数目,王家给得起,但他不会给。

    王家不会因为这个毁约之事就真的给吕煜招募乡勇之资。

    是故,这买卖,也是谈不成的了。

    “当年未有我吕家的关系,你王家何至于能够将手伸到铁器马匹身上,粮草丝帛生意,有如何会做到今日这种规模?如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还欲身站仁义一边?我呸!”

    吕煜冷眼直视王宁。

    “莫非子静兄以为在下是粗鄙不堪,如你王家一般之人,铜臭之物也能收买?”

    “你...”被吕煜冷眼直视,王子静心中发憷,但转而就化为愤怒。

    好你个吕煜,居然敢软硬不吃。

    王宁也直接摊牌了。

    “实不相瞒,今日郎君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王宁此话说完,门外也响起了脚步声,当即有四五个青衣奴仆手上带着棍棒绳索冲了进来,这架势,大有吕煜一个不同意就将吕煜绑了的意思。

    “好一个王家。”

    吕煜冷哼一声,说道:“你欺我吕煜如今声名不显,我倒是嫌弃你王家阖府铜臭,家中主事,亦是井底之蛙,已经是砧板上待宰的猪羊,却心想着与屠夫共处,可笑,可笑。”

    吕煜摇头嘲讽,一口将身前酒樽中的烧酒喝下,手用力撑地,人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

    “既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了,这些黄白之物,你等便收着放在自己的陵寝之中罢了,走也。”

    说完,吕煜将地上的长剑握在手中,便要离府。

    “嗯?”

    门口两个青衣怒目圆瞪,挡住了去路。

    “王子静,莫非不让我离府?”

    狂生!

    狂妄之徒!

    早知道这种读书人最是放肆了,没想到放肆到这种程度。

    这是将他王家骂到狗血淋头了。

    王宁挥了挥手,刚想让青衣放行,不想此时门外又传来琴声。

    铃铃铃!!!

    这琴声高亢激昂,似百战将军在万军从中肆意纵横。

    听到这种琴声,王宁脸色一变。

    “父亲...怎么会?”

    王宁眼中犹疑不定,但还是说道:“公明且慢走,请稍等片刻。”

    情况有变,王宁也不得不舔着脸叫住吕煜。

    说完话之后,也不等吕煜答复,王宁便从偏堂后门消失了。

    看着王宁的背影,吕煜嘴角微勾。

    果然...

    王家家主王恩是一直都在的,他既然叫住我,证明这个王恩不像这王子静一般愚笨,还算是有救。

    也得亏还有聪明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