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汉末纵横天下 > 第四章 天下大势来做赌
    额...

    吕煜微微愣了一下,但神色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曹公既然是出离洛阳,自然是要兴兵伐董的,以曹公匡扶汉室之心,岂会坐视社稷遭董贼践踏?”

    曹操轻轻点头,算是相信了吕煜这番言语了。

    不过片刻之后,曹操眉头微挑,心中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这笑容...

    曹老板,你不会是想整人了吧?

    “那依郎君来看,我如何能够讨董成功?”

    如何能够讨董成功?

    吕煜微愣,想了一下说道:“单凭曹公一人,即便是散尽家财,所举义兵不过数千人而已,而董卓占据京师,手下有凉州悍卒,且西园禁军,南军北军,八关都尉都听命于他,单靠曹公一人之力,讨董不过是痴人说梦。”

    听到吕煜这番话,曹操的眼睛也是越来越亮了。

    “依郎君之言,我该如何?”

    “一人之力不够,便需群策群力,袁绍虽然避祸渤海,但他乃是四世三公,若能得袁本初声援,定然是海内响应,群雄并举。”

    曹操重重点头,在一边的陈宫在这个时候也出言了。

    “只是若无名头,如何说服袁本初?如何说服海内义士?”

    这陈宫与曹操,都在试自己啊!

    吕煜脸色镇静,语气却是饱含深意。

    “曹公离洛之时,莫非没有得到陛下诏书以讨董卓?”

    曹操看了吕煜一眼,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了。

    “知我者,吕郎也。”

    到了这个时候,曹操便更加看重吕煜了。

    这吕煜不仅饱读经传,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非是治书腐儒,而是有治世之才,若我能得吕郎相助,这讨董便会多半成把握。

    想到此处,曹操的胸口都热乎起来了。

    “如此情境,未有酒菜怎可?二位一路劳顿,还未吃食,陈三,吩咐后厨准备酒菜。”

    站在门外的陈三见到自家二郎与贵人们侃侃而谈,心中更加坚定跟随吕煜的决心。

    这应承得也是极快的。

    “诺。”

    “哈哈哈。”

    曹操摸着肚子,坐姿也是放松了下来,手捂着肚子打笑道:“这一路人净吃大饼,再不吃酒喝肉,怕是人都要走不动路了。”

    陈宫虽然矜持,但听到酒菜二字,还是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后厨众人也知晓这是将功折过的机会,酒菜很快就呈上来了。

    两只炙烤好的烧鸡,加上两壶黄酒。

    吕煜上前为曹操陈宫倒满酒水,脸上略有歉意。

    “西村好酒是出了名的,可惜我父尚未归来,便先委屈二位,以浊酒饮之。”

    “唉~”

    曹操端起红漆酒碗,笑着说道:“此间有公台吕郎,便是浊酒,亦是世间少有之杜康佳酿。”

    说完,曹操便对着陈宫吕煜行了一礼,便掩袖将酒碗中的浊酒一饮而尽。

    吕煜陈宫见状,也是将浊酒一饮而尽。

    这黄酒味道鲜甜醇和,但比之后世啤酒的度数都稍显不如,一碗酒下去,吕煜甚至连脸色都未变。

    “好,再来!”

    三人一连饮了三碗,将三壶酒都喝得个底朝天,宾客陈三不得已又去添酒了。

    “嗝~”

    曹操打了个酒嗝,杂乱的胡须上沾满了酒液,粗黑的脸上也是翻起酒红来了。

    “郎君好酒量。”

    吕煜喝完三碗,跟一个没事人一样的。

    毕竟前世吕煜也是大排档杀手,喝酒都是以打来算的,这黄酒原本不烈,加之酿造手法不佳,纯度不高,这三碗酒喝下去,吕煜要想醉反而是一件难事。

    陈宫在三个人中是最不堪的,虽未醉死,但双眼都有些迷离起来了。

    这陈公台,不善饮酒啊!

    “酒水虽好,但肉食再放便要冷了,曹公,使君,请。”

    曹操与陈宫也不废话,风卷残云之下这桌上的两只烧鸡便只剩下残骸了。

    “二位稍等,猪羊尚在炙烤,稍后便到。”

    曹操轻轻点头。

    “郎君日后可有打算?”

    吃饱喝足之后,曹操也是直入主题了。

    他看向吕煜的眼神灼灼,就像是看到一个脱光衣服的有夫之妇一般。

    吕煜即便是没有听出曹操的话外之音,在这恨不得把他人都吃下去的眼神下,也明白了曹操的心意。

    这是要收服我做谋臣啊!

    只是……

    我吕煜岂会做一个谋臣?

    “暂且避祸家中,我身上尚有婚约,大概先成家之后,再做打算。”

    “哦?”

    无跟从我之意?

    曹操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但这失望之色很快就消失了。

    既然是没有拒绝,那就有一定的机会。

    曹操话锋一转,觉得这才见一面,人家不跟从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不如多套一些近乎,也让他了解我曹孟德的为人。

    “那不知郎君觉得我此番奉诏举义兵讨董,能否成功?”

    能否成功?

    这你个问题问我便是问对人了。

    “不知曹公所言之成功,为何?”

    “自然是董卓在洛阳无容身之地,我大汉朝堂一扫阴霾了。”曹操没有任何思索,下意识便说出了这句话。

    此刻的曹孟德,倒真是一心想着匡扶汉室的忠臣。

    吕煜手上握着红漆酒碗,说道:“若是前者,应是能成功,至于后者,怕是不成。”

    “哦?”

    曹操只是试探性的一问,为的就是套套近乎,不成想面前这个少年郎君居然真的有见解。

    “郎君快快与我道来。”

    曹操将衣袖撸直,坐姿也变得端正起来了。

    在曹操身侧,陈宫脸上虽然有酒红,但上身前侧,明显对吕煜的回答很是在意。

    作为穿越者,这大势是最知道的了。

    或许军略不行,但纸上谈兵,何其容易。

    “董卓逼辱妃嫔,毒杀太后,废帝弘农,在朝中倒行逆施,天下有志之士皆欲除之而后快,董卓自绝于天下,曹公奉诏举义兵,有大义在,董卓自然不堪一击。”

    “既是如此,郎君为何会说不能将我大汉朝堂一扫阴霾?”

    看着曹操焦急的模样,吕煜自然也不会打什么哑谜。

    “董卓虽然违逆大义,自绝于天下,然所谓之有志之士,何尝不是心怀鬼胎?曹公若是举义兵,义兵首领之间不能同心,所谓讨董联盟,反而成了掣肘,必难成大事。”

    “郎君此言差矣。”曹操此时虽然已经见惯官场黑暗,但对仁义忠汉之士还是没有死心的。

    “袁本初敢当堂怒斥董卓,早已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尚书丁管金殿之上欲以象简击卓;越骑校尉伍孚金殿之上怀匕刺卓,虽皆是未遂,被擒而杀之,然从此二人者便可看出,天下敢死之人多矣,我举义兵讨董,谁人敢有异心?”

    吕煜自顾自的给自己倒满一碗酒,然后再一饮而尽。

    “曹公大义,煜敬之佩之,然天下之人,如曹公者几人耳?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道多的是些碌碌之人,若曹公不信,不若与我做赌?”

    做赌?

    “不错。”吕煜眼神闪烁,脸上多有些狡黠之色。

    “我赌曹公此次举义兵讨董,不能完全成功,董卓败而未亡,义士内乱自生,联军不攻自破。”

    曹操脸色不悦,针锋相对说道:“那我便赌董卓败而亡之,宇内净清,天下太平。”

    他冒着生命危险刺董,为了就是不辜负汉室。

    “我祖上世食汉禄,此番报国,定然成功!”这句话,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

    “这...”

    陈宫嘴张了张,但看向面前两人,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既是做赌,若无彩头如何能成?”

    曹操心中不悦,那是因为吕煜所言与他的信念冲突了。

    刨除个人好恶,曹操仔细回味吕煜所言,亦是觉得吕煜之言非常有道理。

    他心中的爱才之心,不会因为个人好恶而改变。

    吕煜是大才,我曹孟德欲得之!

    曹操这句话,倒是替自己说了。

    吕煜心中窃喜,脸色不变,问道:“那曹公要以何做赌?”

    曹操双眼微眯,死死的盯着吕煜。

    “若我要你随我去东郡,如何?”

    直接邀请了啊!

    呼~

    吕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我尚有婚约在身,且在县中小有名气,若我随曹公离去,恐怕家人都有被追究的危险。”

    “操知知矣。”

    “唉~”

    曹操轻轻叹了一口气,但心中的沮丧很快就收回来了。

    我与吕家郎君相识不满一日,要让他以全家性命相托,确实突兀了些,但此大才白白放过,我岂能随缘?

    “郎君以天下局势做赌,这彩头自然得大一些,做赌若郎君胜之,我愿与郎君千金之资,况且我家中尚有小女...”

    曹操话还没说完,吕煜便接下后话了。

    “若曹公获胜,小子定然衔草结环,奉上座为明公。”

    “好!”

    你小子倒是知道我心中所想。

    在曹操看来,若是他赢了,这吕煜自当是奉他为主,若是他做赌输了,以千金之资,加上自家小女下嫁,届时这吕煜岂能不为他曹孟德做事?

    至于现在这吕煜的婚约?

    男儿志在四方,有本事的人多娶几个女人自然无妨,只要我曹孟德之女正室即可。

    想到此处,曹操是哈哈大笑起来了。

    吕煜看着曹操大笑,自己也是大笑起来了。

    “哈哈哈~”

    这个赌,还真没打错。

    ......

    签约中,过几天改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