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香祖 > 第661章 丧心病狂
    “这日子,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再这样下去,坐吃山空,迟早会出大问题的。”

    “总会那边也不想想办法……”

    西海,玉琅山,分舵议事堂中,几名西海的商会长老从里面出来,尽皆带着几分惆怅。

    有人道:“总会又有什么办法呢,根本就没有办法呀。”

    一名筑基管事不忿道:“难道大修士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如此不留情面,叫我们以后都喝西北风去?”

    “没错,大修士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筑基修士无力道,“可恶!”

    数十年来,西海接连遭遇了魔灾之难,宝材危机,以及龙老仙,海王一死一上岸的重大变故,使得他们在经济的源头上不断缩紧,交易流通也变得愈发困难。

    而相应的,烟波国那边繁荣昌盛,财源滚滚,造成了吸收各地资源的虹吸效应。

    此消彼长之下,当地的局势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就连经济中心都开始朝着烟波国那边转移。

    本来依靠着和魔道的暗中交易,玉琅山中的各家还有几分外财收入,暂时得以维持,但李柃策反海王,击溃海市坊,短短几年之间,就把这些财路也斩断。

    这使得西海的大长老们愈发的不满。

    最近,烟波国那边的姚灵仙更是发来一则通知,西海香市分舵打算增加香道宝材名录,扩大经营范围。

    本着商会事务在商言商的准则,他们将与此间原主,西海的商会展开竞争。

    本来玉琅山在这方面占有地主利,控制着许多种植园与灵药苗圃,掌握绝大部分的香道宝材与灵物交易市场。

    但是香道一来,凭借手底下那边制香师与香坊管事,鉴定师之流,迅速开发全新香品,推行香道出产,对他们所占据的商业版图展开了全面的攻略。

    至今西海在香道领域已经全面败退,把原本占据着的许多利益拱手让出。

    席元林听着他们的议论和抱怨,面上毫无波澜,旁人也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身为此间的大长老,终归还是逃不开的。

    有人就直接点名问他:“席长老,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众人闻言,纷纷附和道:“是呀,贵方天物商业和竹长老的无暇宝会都是咱们西海的金钱势力巨头,这次香市扩张,想要继续扩大经营范围,首当其冲的也是你们呀。”

    “是软是硬,是战是和……我们都愿惟您马首是瞻!”

    席元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这些人嘴上说得好听,实际上还是想要找个出头扛事之人,顶在前头抒发自己的不满。

    有些事情,单枪匹马去做,容易被人干倒,非得拉帮结派,人多势众不可。

    “还能怎么办?凉拌!”

    众人不由得面露失望之色。

    席长老也天物商行不出这个头,他们也很难办啊。

    “朱长老,那您呢?”

    有人又看向朱天祥。

    朱天祥呵呵一笑,道:“诸位道友抬爱,欲要让朱某主事,可说实话,朱某也是束手无策呀!

    这次的事情,其实早在预料之中,香市发展起来,迟早要侵蚀香道宝材相关领域,掌控诸多灵物宝材出产的。

    烟波国那边几家投靠魔道,被他们找到了借口铲除,。以镇守使家族取而代之,而今又大行封神,供纳,打造得如同铁桶江山,这就是在整个西海都有了基本盘,势力并不输于我们这些地头蛇。

    更何况,香市的背后,可是有着积香真君在撑腰,人家虽然也挂着个商会总会大长老和供奉名头,但如今今非昔比……呵呵……看可是仙门正道的有德真仙了,自然不稀罕给我们这些满身俗气的商贾面子……”

    他好像说了些什么。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众人面上失望之色更甚,只能无奈散去。

    席元林朝朱天祥使了个眼色,后者放慢脚步,趁着别人不注意,和他一起拐到了另外一边。

    席元林道:“朱长老,到我那边坐坐?”

    朱天祥笑眯眯道:“呵呵,也好,好久没有去道友那边听曲品茗了,听说席长老最近新收的几名歌姬,那叫一个可人啊,朱某正好趁此机会见识一番!”

    席元林道:“朱长老还真是消息灵通。”

    “哪里哪里。”

    闲话中,两人到了地方,却是除了两人自己,什么人都没有召唤,甚至就连府中奴婢想要过来奉茶,都被席元林拒绝在外。

    他有事情要跟朱天祥密探。

    密室中,席元林一改此前万事不干己,听到什么都无动于衷的表情,带着几分愤怒道:“积香真君欺人太甚,那姚灵仙亦是大胆,仗着有人撑腰就蹬鼻子上脸,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朱天祥道:“席长老待如何?这次香市欲要再赠数十宝材名录,纳入专营范围……好像确实侵蚀了你们不少宝材生意啊!”

    席元林道:“朱长老莫要说风凉话,好像事不关己似的,你们无暇宝会同样逃不脱!”

    朱天祥面色微沉,但却无法反驳。

    香市的扩张,绝不仅仅只限于香道材料和香品香方,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影响。

    他们这些巨头利益牵涉甚广,各种明里暗里的生意遍布整个西海,对此感受更深!

    席元林见状,沉声说道:“本来积香真君踩在我们头上,我们也就只好忍了,如今就连他手底下的徒子徒孙都敢如此……看来不给他们点儿颜色瞧瞧,真的要把我们揉圆搓扁!”

    “昔年魔道那边,连城隍都敢杀,我们或可效仿,直接将他那徒孙姚灵仙干掉,给他一个警告!”

    朱天祥闻言,心中一惊。

    要说很……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他如何不恨?

    表面上的风轻云淡,不过是因修为实力不如人,暂不得发作而已。

    若有机会,他们肯定是要对付香道,对付香道之人的。

    但……

    真的要闹到这一步吗?

    事到临头,他又不由得陷入了迟疑。

    堂堂元婴,大德修士,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他们家背后虽然也小有几分元婴靠山支持,但却多是那种供奉,远亲之流。

    远远没有姚灵仙的自家老祖来得联系紧密啊。

    “商业竞争……不至于如此吧?”

    朱天祥有些犹豫。

    席元林见状,不免露出失望之色,但亦不想放弃这个天然的强力盟友,劝说道:“商业竞争,正应如此!”

    虚假的商业竞争,调查取证,顺应市场,经营促销,发掘消费……

    真实的商业竞争,坑蒙拐骗,抢印跟踪,杀人夺宝,侵略战争!

    西海商会,不随意殴打顾客已经很多年,但却仍然没有忘记当初起家的作风。

    那蒙昧之处,商道大兴的年代,市场份额和势力范围,可全部都是靠着真刀实枪干出来的!

    最初的金钱大道,哪里讲什么信誉操守,分明就是大海上一帮海贼亦盗亦商,漂流各方积极探索,进行着积极的开拓和发展!

    朱天祥想想也是,如今依靠文明的竞争方式已经不可能斗得过香道了,再不采取行动,说不定将来整个西海都要被他们掌握。

    席元林道:“我们已经退让了多次,让出了通天楼,让出了烟波国,难道连这玉琅山本身都要让出吗?

    再这样下去,我们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这一席话,终于打动了朱天祥,他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道:“好,我与道友一起干!”

    但他旋即又道:“但此事非同小可,出得密室,不可再谈,亦不可轻易向任何心腹亲信吐露……”

    席元林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孤陋寡闻之辈,焉能不知大能高手都有心血来潮的感应,能知关联因果?但那姚灵仙本是他的徒孙,门内同等地位者至少也在十余之数,不过是因放在这边而凸显出来而已……

    而且,我们根本不必直接出手,借草莽江湖之手,同样能做成此事。

    唯一所虑,是事发之后,对方的反应……”

    朱天祥这个时候反而劝进:“不管怎样,我们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兔子急了都还咬人呢。”

    当下,两人密议商谈,敲定了此事的细节,然后紧锣密鼓策划起来。

    ……

    烟波国,濑耳岛,香市分舵中。

    姚灵仙结束了一天的劳顿,正从外地往回赶来,于太阳落山之前,终于抵达了自己坐落于坊市东南之地的家中。

    “老爷回府了!”

    府邸内,奴仆下人高呼,马上便有多名美貌姬妾出来相迎。

    “恭迎老爷回府!”

    姚灵仙笑言道:“在外忙了好几日,老爷我都快要累死了,贞儿,你来伺候我沐浴更衣。”

    作为世俗出来的修士,又一直操持商贾事务,不像池英庭,方林那样求索大道,姚灵仙走的实际上是入世修行的浊流路线。

    他此生也不指望什么依靠自己努力结丹上进,多半还是靠着师祖的恩荫,得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来尝试。

    因此多年下来,他早就荒废了自身的修行,各种享乐配置不输旁人分毫。

    李柃自己也是玄辛国驸马的出身,没什么资格在这方面说教,只能是任由他去。

    被姚灵仙点名的是他帐中比较受宠的一名姬妾,闻言面上带着几分羞红站了出来,温婉应道:“是。”

    姚灵仙旋即往她所居住的独院走去。

    他在此间修建了偌大的园子,占地达到上千亩,虽然比不上人家结丹修士的一整座灵峰福地,但单就府邸而言,也不遑多让了。

    此间不输世俗的皇宫大内,有三宫六院,这名叫做贞儿的姬妾自有门下奴婢侍女,即刻张罗着安排人手伺候姚灵仙沐浴更衣。

    一番洗浴过后,姚灵仙神清气爽的在好几名侍女伺候下穿上华衣,忽的闻到一股熏香传来。

    他是香道中人,虽然这些年间疏于修炼,但总算没有枉费早年间的天资,认出里面含有茅香,零陵香,甘松,白檀,丁香等物的气味,但是当中似乎隐约还有另外一种奇异之物,暂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奇怪,这熏衣香的配方怎么改了?”

    “老爷鼻子还真灵,最近府里新进了一批安神固梦的灵香,唤作洮丁,说是加入熏衣香中,能辟尘静气呢。”姬妾贞儿道。

    “不对,洮丁不是这般气味,这是谁的制香手法,有些不大对劲……”

    听得此言,贞儿有些慌神:“老爷,怎么了?”

    姚灵仙开始头晕目眩:“不好,此物与我常佩香囊的材料相冲,是有人专门调查我生活细节,巧使手段,加以针对!”

    他一把推开贞儿,却发现对方神色慌乱,不似作伪,似乎并不知情。

    反倒身旁侍女凶相毕露,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直刺过来。

    姚灵仙好歹也是筑基多年的修士,面对这一刺,竟然体酥脚麻,无力躲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利刃穿透胸膛,给自己扎了个透心凉。

    “啊!”贞儿欲要大叫,但来不及喊出声,就与身边其他多名侍女一样面红憋气,仿佛有无形巨力扼住咽喉。

    转眼功夫,只听得咔嚓一声闷响,她们都被扭断脖子,头颅歪向旁边,身躯无力瘫软下去。

    “你……你究竟是何人!”姚灵仙震惊不已,用尽全身气力抓住刀柄,试图反击,但眩晕之感再度袭来,又被抽刀再刺。

    噗!噗!噗

    杀手凶狠而专业,转眼功夫连扎几刀,咽喉,心口,太阳穴皆被覆盖,最后是一柄更加小巧精细的锥状长钉从右眼穿进,透入了大脑。

    做完这一切,才不慌不忙的扶住将欲倒地的身躯,缓缓放在地面,抛掉凶器,整理衣裳,悄无声息从另外一边的窗户潜向外院。

    但就是这么一位凶狠杀手也没有预料到,她走后不久,姚灵仙的“尸身”上,烟气浮起,一个身穿大红宫装,面容美艳的雍容贵妇身影浮现出来。

    “众妙化香,茶芜香!”

    她漂浮在空中,手掌轻拂,飘出宛如烟云的白色烟云。

    馥郁芬芳弥漫间,如幻如真的水雾四散扩张。

    随后,这贵妇身影就像是用尽了力量,身影淡化,消逝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