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穿越八零:我靠直播买了矿! > 040 笑死!会拉低智商好吗
    大橙子一张鹅蛋脸细眉大眼,皮肤白里透红,配一张正宗樱桃小口,是这个年代很受欢迎的美人,有点像八三版红楼梦里面演薛宝钗的那一位。

    个子又高,身材又好,走在路上简直回头率超高。

    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甚至享受了一把全场免排队的特权,所有的男同志都在招手让她们去自己前面插队。

    程子婕似乎对这种待遇习以为常了,

    “矿场男多女少,一直是这样的。”

    孟珍珍有点怀疑人生,毕竟她昨天一个人来的时候,好像没有人试图让她插队。

    今天的主菜是炸带鱼,炸藕夹还有炒豆角和茄子土豆什么的,大橙子很壕地点了五菜一汤。

    两人在食堂长桌上靠窗的位置坐下,尽管餐厅里人头挤挤,但是他们旁边的座位是一直空着的。

    在矿工食堂边吃边聊,如果能像大橙子那样完全无视周围各种的眼光,这顿饭确实吃出了四十年后闺蜜小聚的味道。

    “你……认识袁毅飞了吗?”

    大橙子一边用筷子拆带鱼一边小声问。

    “认识啊,”孟珍珍正左手拿勺右手拿筷对付面前的菜,闻言停下手里的动作,下巴往前轻努,

    “喏,就坐在你后面两排,白得发光,长得像发糕一样的那位。”

    “噗呲,”大橙子一笑,周围窃窃私语声不绝,“我早就认识袁毅飞了,他的绰号可不就是馒头。我是想知道你认不认识他。”

    “今天第一次见。”

    “你觉得他怎么样?”

    “能说实话嘛?”孟珍珍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大橙子来了兴趣,整个人往前倾,

    “当然要听实话啦,你要是说谎的话,还不如不说呢。”

    “这个人是我生平所仅见的,十分特别的一个人!”

    “不是吧,评价那么高?我跟他从小认识,好像没觉得他有什么特别。”

    “他这么明显的特别之处,你都没有发现吗?”孟珍珍睁大了一双眼。

    大橙子靠近了桌子,整个人都快趴到桌面上了,脸上写满了“别卖关子了,你快说!”。

    “他这个人就是特别的……”孟珍珍拖长尾音故作神秘,最后差不多是用气声说出了两个字,“笨啊!”

    “哈哈哈……”

    程子婕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不容易强止了笑,对孟珍珍比了个大拇指。

    见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又憋不住了,伏在桌上,哈哈直笑。

    等大橙子缓了过来,孟珍珍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说真话有那么好笑吗?

    程子婕表示这话说来可就长了,她家以前在北鼎矿区大岱沟矿场的家属大院,和袁毅飞这小子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

    由于袁炳华在矿难中受过伤,不能有自己的亲生儿子了,就一直将这个侄子当成亲儿子来养。

    这孩子从小就不太聪明的样子,但是袁炳华一直担任要务,所有的人都上赶着巴结,没人敢告诉他这侄子是个傻子。

    就像皇帝的新装故事里一样,只是那么多年矿上都没有一个人叫破“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件事。

    众人一起编织了一个谎言,受骗的只有袁炳华他们叔侄俩。

    一路从育红班开始直到高中毕业,每一任班主任都是他的枪手,学校考试都是靠老师帮忙及格的。

    如果不是矿上没法自己办个大学,估计这货连大学文凭都该拿到了。

    高中毕业后去了大岱沟矿办混了两年,真的是什么事都不敢让他经办,沾手必砸。

    这回袁炳华到平安煤矿来做安全副矿长,相当于除了矿长,就是他和程总工程师两个最大了。

    袁副矿长想着要把侄子调过来好好培养,可是小袁同志不知怎么想的,矿办这么清闲又有前途的科室不去,就挑中了技术含量那么高的通风科。

    孟珍珍一开始还边听边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突然笑不出来了。

    照她的脾气没可能惯着这么个废柴,可是傻子要是藏不住了,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另一个角度来看,要藏住这个傻子,她和菜鸡一号岂不是要像冯建军那样跟在后面善后……

    想到麻烦处,一张小脸都垮了下来,炸得枯枯的咸带鱼都不香了。

    大橙子可不知道她心里已经晴转多云,轻飘飘的话语又给了她一记暴击,

    “你还不知道吧,我听说袁副矿长的老婆现在是后勤部一把手,这几天在找你妈妈,打算撮合你们俩相亲呢……”

    ——!!!——乌鱼子——我说老妈怎么古古怪怪呢——天呐,我十七周岁生日没到呢——

    大橙子的话音还在继续。

    “……我妈她们昨天都听说了,我想我得给你提个醒啊。小孩的脑壳,是会受父母的影响的。

    虽然他白白胖胖人也不矮看上去挺像样,但是他真的傻。你那么聪明,配他太可惜了。”

    尽管很努力的想要让这次闺蜜聚餐保持愉快的氛围,但是白胖子的话题实在太倒胃口了。

    孟珍珍匆匆扒完了饭,看着大橙子打包了剩菜,送她回了劳资科。

    “别不高兴了,给你个好东西。”

    临走大橙子从工装口袋里摸出一根香蕉塞到她手里,挥挥手一路小跑回去了。

    这倒真是个好东西,这个时代普通香蕉也属于是很高档的水果,堪比四十年后的马来红香蕉,大多数人只听说,没吃过。

    踱回通风科的路上,孟珍珍有点迷茫,自己觉得在这个时代适应得不错了,看来只是表象。

    一进办公室,奶奶灰先生叫了一句“小孟”把她喊到风水位的办公桌边。

    “你已经会操作抽风机了。”这是一句肯定句。

    “嗯,我看冯师傅教小袁的时候学了一点。”

    ——你的说明书完全没有X用——别想揽功劳——

    “我下午要画通风系统图分析,你要不要也学一下?”

    “要!”孟珍珍答得毫不含糊。

    奶奶灰,啊不,闻师傅对她露出了两天以来第一个笑容。

    回到位置上,发现边上的白胖子也回来了,本来就称不上顺眼,听说了相亲那回事,虽还是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却让她看着对方更觉闹心。

    此刻,白胖子轻轻抚摸着放在孟珍珍桌上的一根香蕉,没错,就是大橙子给的那根。

    见到主人回来了,就很高兴地把香蕉拿起来从中间拗断,一分为二,递给孟珍珍半根,

    “你回来啦,我们分着吃吧。”

    ——啊?——那是我的香蕉——为什么要和你分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