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情满四合院之许大茂精彩人生 > 第285章贾张氏,你想死要这么撞
    “贾张氏,你真是疯了,我刘海中把话撂下,这件事跟我刘海中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找公安。”

    “我找公安?我凭什么找公安?你把我的画掉包了,你还有理了?看看公安来了是抓你刘海中,还是抓我这个老婆子。”

    贾张氏充分的演绎了什么叫做用人朝前,不用人将其一脚踢开,看到没有人帮腔自己,便把主意打在了刚刚醒来的傻柱身上,朝着傻柱道:“傻柱,你说妈说的对不对,是不是刘海中把咱们的画给掉包了?”

    贾张氏此举也是打着给自己备一条后路的打算。

    刘海中要是把钱给到贾张氏,贾张氏就会继续跟傻柱翻脸无情。依着贾张氏的认知,这个的可能性极小。

    鉴于此。

    贾张氏才会对傻柱和颜悦色,不但用了咱,还自称了妈。

    截止到目前为止,贾家面临着两个难题,第一个难题是贾张氏的养老,第二个难题是棒梗娶媳妇。

    不管是贾张氏的养老,还是棒梗的娶媳妇,都需要用到钱,而钱恰恰是贾张氏没有的东西。

    没有钱。

    棒梗就不能娶媳妇,贾家也就没有了后续的香火,贾张氏也不能带着棒梗的媳妇去找尤凤霞炫耀?

    靠小铛和槐花,想都别想,两姐妹因为棒梗管贾张氏叫奶奶,连带着将棒梗都给恨上了。

    棒梗娶媳妇这件事和贾张氏养老这件事只能靠傻柱,在贾张氏心中,傻柱是最佳的背锅人选。

    傻柱的脑瓜子嗡嗡嗡的。

    贾张氏怎么一下子转变了嘴脸?不但对傻柱自称了一个妈的称呼,还用了拉近双方关系的咱的这个字。

    一脑子雾水的傻柱,琢磨这件事前因后果的时候。

    贾张氏又翻了脸。

    错以为傻柱恼怒刚才贾张氏与傻柱断却关系的行为,要作壁上观,贾张氏整个人嗷的一声炸锅了,指着傻柱就是一顿喷。

    “傻柱,你真是没有良心,一点良心都没有,你良心都被狗给吃了。”

    蹲在许大茂脚底下的大黄,朝着贾张氏汪汪汪的叫了几声,这是对贾张氏的抗议。

    “你娶秦淮茹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跟我拍着胸脯保证,保证你把我老婆子当亲妈对待,合着你就是这样对待的?秦淮茹不在,你就不把我老婆子当亲妈了?”

    贾张氏恶人先告状的样子是那么的恶心,瞬间看乐了许大茂,也看傻了四合院里面的那些人。

    贾家人永远都是这么双标。

    贾张氏永远都是这么的不要脸。

    “算了,我老婆子指望不上你。”贾张氏以退为进的招数使得不错,激将了傻柱一句后,又把矛头对准了刘海中,“刘海中,我的画你赔不赔?我一个孤家寡人的老婆子,儿子死了,儿媳妇又坐了牢,孙子是个瘸子,孙女对我不管不顾,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还是人嘛?”

    四合院众人齐齐在心里嘟囔了一句。

    这话应该反问你贾张氏自己,前脚把帮扶了好多年的傻柱给扫地出门,后脚又利用起了傻柱。

    贾张氏。

    你当个人吧。

    “贾张氏,你血口喷人你还有理了?公道自在人心,缺德事做多了,容易遭报应。”

    刘海中可不吃贾张氏这一套。

    住在禽兽四合院里面的人能有好人嘛?

    风潮期间。

    刘海中那也是紧跟秦淮茹步伐的人,某些方面也是做了无数的缺德事情。

    “捡漏这行当,咱们大院里面谁不参与?扪心自问一下,谁没有打过眼?只不过你贾张氏打眼打的太狠,五千块买了一副狗屁不是的破画,古玩一行,水太深,你又不是我刘海中。”

    刘海中可不会一个人孤军奋战,他儿子和媳妇不在,但是有四合院其他众人,这些人都是刘海中的友军,都看不惯贾家人办事的嘴脸。

    “你刚才怎么对傻柱,我们看的清清楚楚,你以为自己捡了大漏,担心傻柱沾你光,死活要跟傻柱断却关系,后来捡漏不成成了被捡漏,你又开始哭天喊地,埋怨这个,怨恨那个,还把屎盆子扣在了我刘海中的头上,是不是我刘海中不答应,你就会冤枉下一个人?贾张氏,这件事只能怨你自己,是你贪心不足蛇吞象。”

    刘海中说的太狠了。

    四合院道德绑架的标杆,吸血的典型,贾张氏受了这样的惩罚是罪有应得,属于活该。

    真如刘海中说的那样。

    错以为天上的馅饼砸到了自己。

    如果不是贾张氏在捡漏事件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就急巴巴的要把傻柱扫地出门,禽兽们也不会这么冷血,怎么也得帮帮。钱帮不上,好话及安慰的话语怎么也得说两句,也就没有了现如今这番看贾张氏倒霉的大戏。

    贾张氏见刘海中不给自己赔钱,周围那些人又是这般冷漠看戏眼神,想想棒梗没有了钱娶媳妇,贾家没有了香火,又开始撒泼耍无赖了。

    “老天爷啊!你在天上看见了吗?这些人都没有良心,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这些人太坏了,都不给我们贾家活路了,要把我们一家赶尽杀绝。老天爷,你怎么不发个雷将这些人给劈死,我老婆子没法活了,我死了算求了,我老婆子没脸去见他爹、他爷爷,我老婆子活不下去了,有人没人?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贾张氏哀嚎连天,说得她们家好像多可怜似的,又把四合院众人说的多可恶似的。

    “我不活了!我不活了!这些没人性的人都联合起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大孙子棒梗娶不上媳妇,我这个老太婆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哭哭啼啼的贾张氏,忽的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干坐着干嚎,这么干嚎是不对的,吓不住这些禽兽。

    要做出实际行动,以此来吓唬四合院众人,便咋咋呼呼的要撞墙。

    见贾张氏不像说假话,真要撞墙,大家都有些怕了。

    闹出人命。

    四合院没好,他们这些居住在四合院的人也跟着倒霉。

    这年月,说什么的都有,说什么都信。

    刘海中和易中海连忙喊人去拉贾张氏。

    就算跟自己没有关系,莫名惹得一身骚,也她M倒霉。

    贾张氏真撞出个好歹,事情闹大了,等公安来了,她一口咬定大家欺负她们家,她才撞的墙,大家真的会有一些麻烦。

    弱就是理由。

    出现这种事情的前提,是贾张氏要舍得对自己下狠手,真豁的出去。

    豁不出去,什么都是白扯。

    四合院众人都高估了贾张氏。

    就贾张氏这个天天嗑止痛片的人,一心想要看着棒梗娶媳妇,帮着棒梗带孩子的人,又怎么舍得撞死呢?

    许大茂为什么站在原地笑盈盈的看着贾张氏撞墙不管,就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

    闫阜贵身为许大茂的隐藏狗腿子,处处以许大茂为先,见许大茂一副看戏的态势,微微一琢磨,便琢磨明白了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四合院这些人,都犯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毛病,都被贾张氏给骗到了。

    于是。

    闫阜贵大声喊了一句,“都别拉她,出了事我负责。”

    一些禽兽纵然没有想明白,但还是停止了他们拉扯、阻拦贾张氏撞墙的举动,闫阜贵是大院三大爷,三位管事大爷唯一幸存的一位,有了他这句话,大家都不拉了,都作壁上观,都看戏。

    此举。

    让贾张氏处在了尴尬中。

    撞,不是贾张氏想要的,疼不说,还有可能撞出一个好歹。

    不撞,自己丢面子,棒梗还没有钱娶媳妇。

    这事情!

    贾张氏傻眼了,这剧本不对啊,跟贾张氏心中的预料分明南辕北辙,一个东,一个西。依着四合院众人的秉性,按理说她贾张氏要撞墙了,大家怕她撞死,不得拉着她吗?然后她再大闹一场,棒梗娶媳妇的钱就算不能完美的解决,也会有个解决方案,合着这些人都看戏,都看戏了,棒梗还如何娶到媳妇?

    正在撞墙的贾张氏很痛苦,没人拉她了,这撞墙的戏码,她是继续撞,还是停下来呢?

    纠结一番。

    贾张氏觉得自己还的继续撞。

    哪怕舍出一身疼,也得把这场戏唱下去。

    自己造的孽,自己含着泪也得享受了。

    她为了孙子决定继续撞墙。

    “你们都是没有爱心的人,你们不相信我贾张氏撞墙,好好好,我今天就给你们撞一个看看。”

    贾张氏弯下了腰,将脑袋对准了墙,然后轻轻的跟这个墙皮碰了碰,力道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贾张氏的头发和墙壁皮微微碰了碰。

    “我先试一试,你们都给我看着,我撞了。”

    闫阜贵瞅了一眼一脸嬉戏表情的许大茂,心中思量道:许大茂要看戏,自己可得好好的帮帮场子。

    闫阜贵迈步走到贾张氏的身边,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朝着贾张氏鼓动道:“淮茹妈,你这样撞是死不了人的,想死的话可以用大点力,争取今晚请全院人吃饭。”

    听了闫阜贵对贾张氏说的话,四合院里面的居民都愿意尊称一声狠人。

    太狠了、太损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这样是死不了人的,想死可以加大点力,争取今晚请全院的人吃饭。

    这不是在说贾张氏今晚出殡吗?

    贾张氏也跟四合院居民一样,对闫阜贵这番举动表示了十二分惊诧。

    你个闫算盘,我都撞墙了,你还说风凉话,你不应该过来阻挡我嘛,闫阜贵,我贾张氏看错了你。

    “淮茹妈,你这力道不行啊!就这么撞的话,猴年马月才能把你撞死?再大点力,用力撞就行了。后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像这个棺材、丧葬费用,你不用考虑,我们这些人包了,就算他们不出,我闫阜贵也会出。保证把你给送走了,我一会儿就去通知火葬场,让他们过来拉人,你没撞墙没有关系,让火葬场的人在咱们大院外等着,你撞墙了,他们在进来拉,你什么时候没了,他们什么时候拉走。”

    闫阜贵站在贾张氏的旁边,将贾张氏的后事安排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都让贾张氏心中发毛了。

    贾张氏的身体微微的抖了抖。

    闫阜贵看明白了,贾张氏压根不想死,撞墙的戏码无非就是拿捏他们这些人的手段,就贾张氏这个肥头大耳皮糙肉厚的人,这么一点力度怎么可能撞死呢?

    怨不得许大茂生意做得这么大,人家的观察力就是仔细,贾张氏撞墙的戏码,就许大茂看破了。

    闫阜贵敬佩许大茂的同时,还没有忘记恶心贾张氏。

    既然贾张氏想死,闫阜贵觉得自己有必要督促她一下,教教她该怎么撞,这样可以给许大茂留个好印象。

    上一次从许大茂那里拿走的茶叶,让闫阜贵狠狠的出了一把风头。

    要抱紧许大茂的大腿。

    许大茂想看戏,就得帮着把这场戏给唱好了。

    “淮茹妈,是不是这个地方不对?要不要咱们换个地方?我给你挑个好的,那个地方你看怎么样?你看到那块大石头没有,你朝着大石头使劲,我保证你立马见效。”

    听到闫阜贵在她的旁边说这些话,贾张氏哪里受得了?本来贾张氏就是撒泼耍无赖,做场戏而已,她怎么会把自己撞死呢?

    脸都绿了!

    没这么糟践人的。

    贾张氏撞墙撒泼的行动宣告失败。

    既然都没人拉了,贾张氏撞下去就没有意义了,咬牙切齿地瞪着闫阜贵,扭头朝着一旁的刘海中撞去。

    双手抱在胸前,正看戏看的精彩的刘海中,一下子倒霉了。

    贾张氏撞在了刘海中的身上。

    面挂笑容吃瓜的一刘海中,顿时感觉祸从天上来。

    今天明明没他什么事,无非就是想要看看戏,怎么这么倒霉,被贾张氏讹诈了不说,还被贾张氏一头给撞在了地上。

    他想躲,但身手不怎么灵敏,毕竟上了年岁了,反应慢不说,动作也慢。

    一转身,闪了腰,接着贾张氏整个人撞在了刘海中的右肋处,把刘海中撞倒在地上,骨头断了没有,不知道,反正刘海中一个劲的喊疼。

    许大茂颇感意外!

    这一波让人意想不到!

    贾张氏居然把刘海中给撞倒了,这就叫狗咬狗一嘴毛。

    看看躺在地上起不来的刘海中,就晓得贾张氏这一头撞真是出了十二分的力气。

    四合院其他人也觉得新鲜,贾张氏族这是跟刘海中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