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炮灰女配不干了 > 第396章 隔阂
    第396章隔阂

    崔九贞没觉着自个儿说的哪里不对,不过见着三太太这般打趣,也不好再说。

    只道:“三伯母,我今儿个回来将徐家的事儿与祖父说了,祖父说回头去封信给祖母娘家那边儿,让他们将人送来。”

    三太太闻言,温柔的弯眉扬了扬,“哦?这就好办了,人来了,我便能让这事儿定下来。”

    她笑道,显然已经有了打算。

    崔九贞颔首,“那便辛苦您了,有什么需要的,您尽管吩咐我。”

    三太太笑道,“还是你乖,不像你四妹,瞧瞧都这个时辰了,恐怕还赖着床呢!”

    提起崔云缨,崔九贞不免也扬起了笑意。

    “母亲就会编排我,我哪里还赖着了。”

    崔云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只见穿着鹅黄纱裙的人走了进来,额上冒着一层薄汗。

    “哟,我们的小懒猪来了?”三太太打趣道。

    崔云缨撅嘴,不理自家母亲而是坐到了崔九贞身边。

    “二姐姐,咱们什么时候去别庄啊?今儿个午歇热死了,偏我又来了小日子,不敢用冰。”

    听她这么说,崔九贞才注意到她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也焉焉的。

    崔九贞替她擦了擦额上的汗,想着,道:“过几日吧!等你身子利索了,咱们便启程过去。”

    说着,她又看向三太太,“三伯母,近日您准备准备,回头咱们府里一块儿过去,散散心。”

    “这好,母亲咱们好容易来趟京城,多看看山水也是好的。”

    三太太点了点她,“就你闲不住。”

    不过好在是没反对。

    崔九贞又陪着说了会儿话,等嬷嬷端上了糕点,尝了几块后便起身离去。

    出了潇湘馆,她面色淡了下来,天儿越来越热,倒是教人莫名心烦。

    传了椅子,她带上如云去了东苑。

    这大热天的,老太爷自然也得避着,是以并未在田里忙活。

    厅堂内,老太爷让人切了甜瓜和些果子。

    “乖孙怎么愁眉不展的,出了何事啊?”

    老太爷语气随意地问着。

    崔九贞对着老太爷,自然什么都说了,“祖父,您说我要是……与崔元淑不死不休,父亲知道了可会怪我?”

    老太爷摇着蒲扇的手顿住,抬眼道:“怎么,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你在意她作甚。”

    崔九贞泄气,“我不在意她,但我在意父亲啊!”

    “哦?”

    “父亲也不知道听说了什么,竟然让底下人去查崔元淑的踪迹。”

    她没有将自己做的事说出来,尽管大概也瞒不住老太爷。

    “这些事儿他查到了如何,查不到又能如何?”老太爷不以为意,“还能怎么着你?”

    听他这么说,崔九贞也松了口气,只是,现下关键的不是崔恂能不能查到什么,而是为什么去查。

    他又是从哪儿听到的消息。

    当初崔元淑的确是狼狈地离开京城,这件事崔恂也是知道的。

    因此她设下埋伏,让东厂和锦衣卫将人处理了,也不会教人知晓。

    只希望他们处理的够干净吧!

    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与自己的父亲生出什么隔阂来。

    思及此,她松了口气,继而说起去别庄的事来。

    “……都一块儿去,反正庄子够大,也不远,父亲上朝来回也没差,等到了仲秋咱们再回来。”

    老太爷很快应允,这件事早前便提过,况且带太子换个地儿也好,总闷在府里也急得慌。

    “这几日让老三媳妇儿吩咐下去,收拾收拾。”

    “是!”

    崔九贞应下。

    等到傍晚,谢丕下了课,她将此事说了,太子便立即欢呼起来。

    “终于能出府了,整日待在这个地儿,我都快闷死了。”

    谢丕睨了他一眼,“去了庄子上,也一样不得落下功课。”

    一句话立即浇灭了他的热情,太子鼓起脸颊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

    煞风景!

    功课功课,这玩意儿为何要存在啊?

    真是烦死了。

    不过,还是抵不住他他高兴,立即就回去准备收拾行当。

    宝贝太多,一定不能落下。

    今儿个崔九贞特意等了崔恂回来,见他面色如常,看起来应当是不知道那事儿的。

    这也让她松了口气。

    用完饭,几人坐在厅内吃茶闲话,崔九贞便询问起了崔恂,“父亲,您这几日早出晚归的,都在忙什么?”

    崔恂顿了顿,抬起头道:“这不是有同僚新调过来,不大懂事儿,得了空便拉着我请教什么的。”

    崔九贞了然,笑道:“是何人啊?想来也有些资历了,怎么还不懂呢?”

    “从大理寺调来的。”崔恂摇摇头,“我也不熟。”

    “这样……”

    官场的事崔恂没有再多说,倒是谢丕闻言看了他一眼。

    大理寺么!

    晚些时候,两人回去,崔九贞心事重重,谢丕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注意到她差点儿被绊倒,立即伸手将她揽住。

    “在想什么?”谢丕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崔九贞抬起头,松了口气,“在想父亲的事,突然要查崔元淑的踪迹,明知道人都离开了……”

    谢丕扬眉,拉着她的手继续前行,顺道提了前头丫鬟的灯笼亲自照着路。

    “此事无需担忧,有我!”

    崔九贞闻言,抬眸看向他,“有你?有你什么,难不成我杀人你也能替我顶着?”

    原本只是开玩笑,哪知谢丕却认真点头,“有何不可?”

    崔九贞笑了,在黑夜里,眸子也晶莹剔透,她抱着他的胳膊亲昵地蹭了蹭。

    “你怎么这么好呢!”她真是怎么爱都爱不够。

    不过,这件事她是不会让他牵扯进来的,自己还好,最多与崔元淑是姐妹相残,她不放过自己,自己也不放过她。

    总要死一个,那肯定是只会是她崔元淑。

    而谢丕若是掺和进来,待到东窗事发之时,自家父亲却不见得会放过他,再怎么说,闺女被杀要说没有一点儿感觉是不可能的。

    崔九贞在心中作好了打算。

    等回到梧桐苑,两人早早地洗漱完歇下了,只夜里的烛火确实没熄过。

    暖香充斥着夜的迷离,交织了新夏最动人的声乐。

    翌日,崔九贞懒洋洋地睡到自然醒,如云和秋水听到动静进来,前者叹了口气。

    “小姐,您可总算醒了,安平崔家的太太和赵公子来了,三太太正招待着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