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带着时空商店搞基建 > 第五十六章 抄袭风波
    看到这则消息的苏妍,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短信发了几个小时,原来只是想约她出去,搞得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导致冉少飞这么犹豫不决。

    一想到扭扭捏捏,犹豫不决地样子可能会出现在冉少飞的身上,苏妍想想就觉得特别可爱。

    于是很干脆地回复道:‘周三?’

    ......

    苏妍和冉少飞确定见面时间的时候,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正有一群声音正在集结。

    解然然看着自己短视频账号下方出现越来越浩荡的群体扬言要为她发声,帮她讨伐'抄袭者',就十分焦虑。

    自从大学毕业后,自己在城市里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只好退而求次,回到了老家小县城,托着父母的关系,把她送进了一家当地小银行里。

    虽然工资不高,对比起城里的平均工资低了近一半,但是平日里工作也不多,来办理业务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每日做的最多的活就是坐在窗口替人存钱,取钱。按理来说这在镇子上也算得上吃香了,毕竟工作固定,又不累,因着镇子上只有这么一家,好多人都想进去呢。

    解然然却并不知足,她觉得自己读了四年大学,回来就做这么个小工作,一直心有不平衡,但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专业知识其实比之银行其他人欠缺了不是一点半点。

    若不是父母拉着老脸去求远房亲戚,她也进不去。

    这段时间短视频在网上爆火,解然然也嗅到了里面的商机,但是她模样只能算清秀,这个长相在短视频里一抓一大把,根本没什么优势,但是做别的,她也没才艺。

    最终为她采取了一种最为低成本和高效率的方法,选择通过搬运别人的视频来吸引粉丝量。

    解然然一开始极为小心,每次都从不同出处搬运内容相似的视频,尽量让人看不出问题,短视频网红千千万,若不是特别铁的粉丝,也不会注意到视频的问题。

    因此她的账号在短时间内积聚了大量粉丝,甚至偶尔还有一两个小广告找上门,这两则小广告的收益就抵得上她工作好几个月了,这让解然然的虚荣心瞬间爆表。

    甚至觉得在银行工作也没什么前途,累不说还不挣钱,因此越来越懈怠。

    银行的茶水间里坐着几人正小声地谈论着什么。

    “解然然今天又把金额写错了。”

    “这都这个月第几次了。”

    “也就咱总管脾气好。”

    “什么脾气好,听说,她是走后门进来的。”

    “就算是走后门,那她背后有多大的腰能给她撑这么久,听说前几天还给人取多钱了,做事越来越懒散了。”

    他们不知道身后暗处有一只耳朵将他们说的所有话都听了进去,这人正是之前和解然然一起吃饭,扬言要让自己老爸开除她的那个女生。

    果不其然,两天后,解然然就正式被开除了,而起因是因为转账的时候多打了一个零,原本转一万,结果多了一个零后,转了十万。

    卡里一共就十万多一点,这一转,卡里就没钱了,虽说这不是个不能挽回的失误,但那人一看自己卡里没钱了,顿时就坐在大厅不肯走了,坐在地上又哭又闹,影响十分不好。

    再加上这段时间解然然的态度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当即就决定将她开除了。

    解然然被开除后也不以为然,反正她也不想再继续做这个小工作了,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经营视频号上面。

    随着自己的经营,收入也越来越多,之后时不时还开一场直播,得到不少人的吹捧。

    所以在看到苏妍朋友圈里发的短视频时,她第一反应就是盗用,然后上传到自己的短视频上。

    而这样做的结果自然是很有成效的,因为汤圆十分可爱的模样,以及之后发布的一个十分聪明会自己开门的视频更是斩获了不少粉丝。

    以往解然然发布的视频评论中总是会时不时出现几条说她盗用别人视频的评论,但因为发声太小,总是很快就被越来越多的评论给覆盖住,沉底了,翻不起波浪。

    而这几天视频更是因为没人见过的原因,一个反对的声音都没有,这让她瞬间看到了商机。

    因此在路上偶遇苏妍的时候,直接就开口想要买下她的猫,并为此愿意花费一万。

    这在解然然看来买一只什么品种都不是的土猫花一万,苏妍应该是双手捧着送上才是,毕竟她之前见苏妍的时候,苏妍的穿着打扮看着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看起来土不拉几的,也就是那张脸撑着。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想当然,解然然也丝毫没有想过苏妍是否会知道她做的事情,也丝毫没有想过自己的视频会不会被苏妍看到。

    搬运视频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自顾自地以为苏妍不会在短视频有账号,于是便肆无忌惮的一次又一次盗取视频发布。

    但没曾想,这件事情渐渐地挣脱了她的控制,视频下方越来越多人@她,让她去另一个视频号看,说有人盗取她的视频。

    解然然根据评论里的链接跟过去,才发现对方发布的视频确实跟她的一样,并且是一模一样。

    一开始她也以为是谁盗取了她的视频,正要一正言辞公开讨伐一波,给自己吸取更多流量与关注。

    后来才发现,除了第一个视频,后一个视频发布时间竟然比她的还要早,突然解然然就被一个念头给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解然然赶忙去翻找朋友圈,发现短视频平台的视频发布时间竟然还要早于朋友圈里的视频发布时间,看到这里,她直接瘫坐回了椅子上,已经不用说了,这个账号背后的主人应该就是苏妍。

    苏妍知道吗,知道了会怎么做,事情该怎么挽回...这些问题在解然然的脑海里瞬间回荡了千百遍,但却迟迟得不到答案。

    她也不敢去找苏妍求证,万一对方并不知情,她这样去问不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若自己只是发了前两个视频还好,但自己昨天却十分手贱地将苏妍新发布的视频上传到了平台,里面的场景赫然就是苏妍的新家,这可是铁证,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洗清的。

    但这则视频下方的反抄袭声音越发壮大,让人想忽视都难,这些人还集结力量跑到苏妍的视频账号下发私信,举报对方。

    尽管解然然知道账号背后的主人就是苏妍,但是她也无力去劝阻这些人的自发行为,因为她不知道拿什么理由去阻止,难道说是自己盗取别人的视频,对方才是小猫真正的主人吗,这样说的话,自己长期经营的账号,以及付出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了。

    解然然做不到,但是什么都不做,评论里的人却跑到对方那里肆意乱骂,若对方不是个傻的,相信也不会什么都不做。

    十分纠结的心态导致解然然觉也睡不好,白日精神也不集中,甚至今天还被段文说她十分邋遢,本来要带她去一个酒会,但因为自己形象不好,直接带了另一个女的去。

    虽然一开始和段文是因为直播认识的,后来私底下见面,对方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她也是奔着对方钱去的,两人各取所需,但在一起时间久了,慢慢地解然然就产生错觉,认为对方不该这样。

    以至于她将这段时间所有的痛苦都扭曲成愤恨,痛恨苏妍为什么要发布短视频,痛恨苏妍不将小猫卖给她,更痛恨为什么她长得那么好看以至于冉少飞,段文,她身边的男人都喜欢她。

    解然然的痛苦,短视频上的人毫不知情,也丝毫体会不到,他们坐在家中,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十分正义凌然地充当着判决者的角色,立志要帮助视频号找回正义,消除抄袭者。

    隔着网络的阻挡,没人知道他们是谁,长什么样,做什么工作,住哪里,这就更加助长了他们的肆无忌惮。看到他们认为不对的,当即就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一段接着一段文字开始痛斥加鄙视。

    更甚者,有一些计算机基础的人们,则通过自己的手段搜寻出对方的个人信息,开始疯狂网暴对方,追到对方私信里,对方家庭,或者上班的地方。

    苏妍这件事不算大,解然然也不是什么大网红,因此这次事件没什么主力军,有的只是个别义愤填膺的吃瓜群众。

    他们吵得越厉害,解然然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苏妍的短视频私信箱也被挤爆,里面有理智的人劝她道歉并删除视频,也有不理智的将能想到的脏话都一概泼向她,也许也包含了一丝发泄的意味。

    这些虽然都是苏妍计划好,并且也想看到的结果,但不意味着她喜欢被人一直这样骂下去。

    也该到收网的时候了,事情自然是要有翻转才好看。

    苏妍与冉少飞结束对话之后,打开短视频平台,开始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