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族小说 > 我真不是个文青啊 > 438 写诗不是按回车键!
    “夏作家,你今天讲的很好,我受益匪浅,但是我想和你谈谈诗歌口语化。”

    又是这个问题!

    夏红军微微皱眉,这是夏红军和许多第三代诗人包括四川的尚仲敏,对于诗歌理念分歧最大的地方之一。

    其实,今天夏红军并没有讲课内容并没有涉及这个这一点,他完全可以不必理睬。不过,既然是韩东来了,他很想当着复华师生的面聊一聊。。

    “韩老师(现在韩东还在金陵审计学院教书),要不请到前台谈一谈?”夏红军很有礼貌发出邀请。

    韩东微楞,但还是离开座位,大步向讲台走来。夏红军也下了讲台,站在他的对面。

    “夏作家,无论你现在讲的《现代诗歌的韵律之美》还是去年你在燕师大所讲的《从新诗的产生与发展谈新诗散文化》其实,还是你提倡的“三美”,从核心要义是继承了二十年代“新月派”的思想。”

    韩东一开口就直奔核心。

    夏红军点点头,他从不否认这点。甚至有人说他师传徐志摩闻一多,他也没反对过。

    “可是,新月派有他的局限性!那是一种贵族化、精英化的诗歌!而我们这个时代更需要大众化、平民化!”

    说到这里韩东没让夏红军反驳而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反对诗歌口语化,提倡古典美,但诗歌口语化古今有之!就拿三岁儿童都会吟唱的李白的那首小诗:”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你说他是不是口语化?他到底美不美?”

    “我从未反对诗歌口语化。”夏红军平静说道。

    什么?!

    韩东一脸惊讶,在场的听也是议论纷纷。

    “我从未反对诗歌口语化,而是反对口水诗!”夏红军提高嗓音:“就诚如你举的李白这首《静夜思》通俗易懂,是一首好诗但如果改成这样呢?”

    夏红军说完走上站台,唰唰在黑板上了四行字。

    台下的同学立刻笑了起来,坐在后面的卫慧也忍不住捂住了嘴。

    这是什么呀?

    床前有月光,很像地上霜,

    眼看着月亮,想起了故乡。

    “韩老师,同样都是通俗易懂的白话,我想你能明白这两首的最大区别,还有人把他改编成现代诗:”夏红军说完也没等韩东回答,又继续在黑板上写道:

    床前

    一道月光

    我以为是霜

    抬头望着月亮

    然后

    再然后

    低下头

    我思念故乡

    .....

    ....

    “请问这是诗吗?不,这是一段文字,然后逐一按下回车键!注意写诗不是按回车键!回车键!”

    夏红军突然提高音调,声音在教室里回荡。

    “啥叫回车键?”前排的一个男生不明白,悄悄问同伴。

    “你连这个就不懂?就是电脑键盘上的一个键,一按下立刻断行!”

    “哦.....卧槽,真像!如果这也叫诗,哥们那天跑到电脑前一阵狂按,也是一首好诗!嘿嘿......”

    “草.....别丢人了,你那叫诗,那叫口水诗!”

    两个男生对话声音不大,但清清楚楚落在韩东的耳朵里。

    他现在也才明白啥叫“回车键。”

    他突然想起自己写过的一首诗:

    《你见过大海》

    你想象过

    大海

    你想象过大海

    然后见到它

    就是这样

    你见过了大海

    并想象过它

    可你不是

    一个水手

    就是这样

    .....

    ......

    是不是也就是夏红军说的按“回车键”?

    韩东突然感到迷茫。

    “夏作家,那你说如何避免你说的口水诗,回车键呢?”

    “如何建立现代诗歌的韵律美?他和古诗有和异同?”

    同学们纷纷提问起来。

    ....

    .....

    最后讲座在一片掌声中结束。

    夏红军长长吁了口气。

    他并没打算说服韩东,一个人诗歌理念一旦形成是很难改变,只要在场的其他听众能接受自己的诗歌理念,这次讲座就不虚此行。

    这时候,坐在前排的瘦瘦的中年男人站起来,正是复华中文系主任陈允吉教授。

    “夏作家,你讲的很好啊。”陈教授主动握住夏红军的手:“现在人提倡写新诗,却忘无论是新诗和旧诗,他都是诗啊.......既然是诗怎么不讲究音律?”

    陈允吉教授是研究唐代文学的,唐诗自然是他研究的一个重点,这段话自然是有感而发。

    “陈教授,您叫我小夏好了。”夏红军赶忙谦虚:“您说的对,这也是我来复华讲座的目的,讲的不好,多多包涵。”

    “呵呵......年纪轻轻能理解这么深刻已经很不错喽。我记得......你还将《诗经》翻译成英文,传播到欧美,听说很少欢迎。”

    “那是受燕大的许渊冲教授委托,也得到了许教授的悉心指点才完成。”夏红军实话实说。

    “许教授啊,翻译大家。”陈允吉感慨了一句:“小夏,什么时候能把唐诗翻译成英语,让外国人也感受一下我们唐诗之美?”

    陈允吉的话让夏红军一愣。

    这......

    “许教授曾经出过一本书《唐诗一百五十首》,翻译的非常好,但我觉得还不够,唐诗何止一百五十首?何止三百首?《全唐诗》记载共有四万八千九百多首!那都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精华啊......”陈允吉感慨了一句,又笑眯眯说道:“小夏,有没有时间再翻译几首?”

    “行!”夏红军也很爽快的答应了。

    陈允吉等一帮教授走后,立刻有学生拿着笔记本让他签名,夏红军也来之不拒,签完几个就看到站在后面的卫慧,手里也拿着一个笔记本。

    夏红军当然不会拒绝,签上自己的名字,看着这个漂亮文静的姑娘,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再多说几句。

    “卫慧,你看过美国作家亨利·米勒写的《北回归线》吗?”夏红军轻声问道。

    啊?!

    他怎么知道我在看这本书?!

    卫慧俏脸一下子红了,但赶紧摇头:没....没看过。”

    “看不看过没关系,但是别模仿,无论是他的写作手法,还是书里的生活方式.....还有写作就是写作与美貌无关,再见......”

    夏红军说完很有礼貌的摆摆手,转身走出教室只留下有些发愣的女孩。

    其实,卫慧很有才气的,不知道是因为《上海宝贝》一书耗尽了自己的所有才气还是因为写作走入歧途,无论她怎么写,别人都关住的是她的所谓身体写作,自爆隐私,不节制的情感宣泄。甚至听说她出席签售现场会穿露背裙,有一次在成都签名的时候把内衣脱下来扔给排队的读者,胆子非常大。

    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这些花边,而忽略了她写的书的本身。

    夏红军出了教学楼才注意到陈东东身边还放着两口袋书。